集资诈骗犯罪后单位被注销如何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集资诈骗013)

2017-05-22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134

 

 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集资诈骗案——犯罪后单位被注销如何追究相关人员 的刑事责任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国法,,40 ,原系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非 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998 5 18 日被逮捕。

被告人冻建国,,41 ,原系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副总经理。因涉嫌犯非法 吸收公众存款罪,1998 6 9 日被逮捕。

被告人杨玉仙,曾用名杨彬,,32 ,原系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总经理兼财务 部经理。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1998 5 25 日被逮捕。

被告人刘献伟,,33 ,原系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因涉嫌犯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998 5 25 日被逮捕。

被告人潘建中,,53 ,原系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副总经理(1997 4 月辞 职)。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1998 6 23 日被逮捕。

河南省郑州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李国法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侵占罪、 挪用资金罪,被告人冻建国、杨玉仙、刘献伟、潘建中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李国法辩称: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以下简称三星公司)吸收资金是正 当的企业经营行为,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不构成犯罪;三星公司是名为集体实 为个人的私营企业,其行为不构成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其辩护人提出:起诉书指 控被告人李国法挪用资金 920 万元属三星公司向承包单位的投资,不应认定为挪用资金;三星公司内部职工集资的部分不应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

被告人冻建国及其辩护人辩称: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冻建国的犯罪情节较轻, 且有自首情节,应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被告人刘献伟及其辩护人辩称:刘献伟只是对弹性营销的草案进行了完善, 这与研究、策划有所区别,其在吸收公众存款中作用很小,不应列为本案第三被告 人。

被告人杨玉仙辩称:其没有具体经办高息集资,其被任命为公司总经理后,一 直因病住院,没有参与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提出:认 定被告人杨玉仙参与弹性营销、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证据不足。

被告人潘建中辩称:其未参与弹性营销方案的研究,后又于 1997 4 月份主 动离开公司。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潘建中在本案中的作用是次要的,其主动辞职 属于犯罪中止,又有重大立功表现,应当免除处罚。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三星公司系 1992 8 31 日注册成立的集体所有制企业,经营范围主要为 食品和保健品,注册资金为 100 万元,法定代表人系被告人李国法。同年 9 15 ,三星公司与河南省体改委劳动服务公司签订了挂靠期为 3 年的挂靠协议。期 满后,双方未签订新的协议。三星公司下属 44 家分公司,分布在全省 18 个地市和 全国 26 个大中城市。

1992 10 ,三星公司为解决资金紧张,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由被告人李 国法擅自决定,并指使被告人冻建国、杨玉仙直接负责、会计人员具体经办,分别 通过该公司财务部、融资部,以高利率(月息 1.5-5%)作诱饵,采取对公司员工拉集 资提成 2‰作为奖励等办法,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到 1998 5 8 日案发时, 该公司共有 4203 人次和 13 个单位参与集资,集资金额达 1.8664622531 亿元,用 新吸收的集资款兑付先前的集资款本金及利息共计 1.385978574 亿元,无法返还 的集资款共计 4804.836791 万元。1995 10 ,在被告人李国法的直接领导下, 被告人冻建国、杨玉仙、刘献伟、潘建中等人参与研究、策划,该公司又出台了 “弹性营销”经营章程:以招收“名誉员工”、收取“商品抵押金(金卡 2 万元、 银卡 1 万元)”的名义进行变相集资,"512 资”、“保险”、“福利”等形式给付利 息,集资年利率为 28.8%(金卡)31.2%(银卡)。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成为三星公司 的“名誉员工”,该公司在郑州成立了“弹性营销”管理中心,设立了东西两个营 销大厅,后又在全国各地设立了 40 多个营销分公司,并采取内部职工拉一张金卡 奖励 1、千元、拉一张银卡奖励 5 百元等措施扩大集资。

在被告人李国法组织指挥和被告人冻建国、刘献伟、杨玉仙、潘建中等协 助管理下,三星公司自 1995 10 月至 1998 5 月共办理金卡入网 5804 ,银卡 入网 50174 ,总计以“弹性营销”的名义集资 6.1782 亿元。案发前退还集资款 共计 7451.8263 万元。尚有 5.43301737 亿元集资款无法返还。

在三星公司集资诈骗过程中,三星公司为扩大集资规模,不惜动用大量集资 款作广告宣传,搞捐献、赞助,以此营造公司的“繁宋,显不“实力”。案发后,依法 查扣、退缴了一批总价值为 2.4827028145 亿元的赃款赃物,并按比例发还了集资 者,但仍有 3.4307982346 亿元的集资款无法返还。

1997 5 ,被告人李国法利用担任三星公司总经理的便利条件,用三份伪 造的投资收款凭证,指使该公司财务部入帐冲抵其个人借款 638.97 万元。案发后, 追回其购买的商品房一套,价值 18.23 万元。

1997 1 月至 1998 4 ,被告人李国法利用职务之便,挪用三星公司资金 1075 万元,分别借给邓志宏、胡星、宋文聚、张额创、荆章文进行营利活动或购 房。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三星公司作为企业法人,已于 1998 8 6 日被 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其作为法人的资格已终止,行为 能力和权利能力均已丧失。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 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一十五条之规定,三星公司虽已不能再作为本案 的诉讼主体,但对该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仍应作为单 位犯罪案件被告人依法继续审理。三星公司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1995 6 月至1998 5 ,采取流动吸资,以新还旧,虚构集资用途,以高回报率为诱饵等诈 骗方法,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骗取社会公众集资款。其将骗得的集资款除一小部 分用于返还集资者的本金和高息外,大部分用于挥霍性投资或被非法随意处分。 期间,该公司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共计 8.044662253 亿元,除案发前归还2.131161204  亿元,追回赃款、赃物折价 2.4827028145  亿元外,给集资者造成了3.4307982346 亿元的巨额经济损失。该公司的行为严重扰乱了国家金融秩序,侵 犯了公私财产所有权,后果极其严重,危害性极大,其行为完全符合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三款及第 四款第(2)(4)项、第六款之规定,具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二 条规定的集资诈骗罪的全部构成要件 , 构成集资诈骗罪 , 且集资诈骗 5.9135010492 亿元,数额特别巨大,并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了特别重大损失。此 外,被告人李国法还利用职务之便,将本单位资金 638.97 万元非法据为己有,数额 特别巨大;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本单位资金 1075 万元给他人使用,数额特别巨大,其 行为又分别构成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

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三星公司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非法向社会公众 集资,并给集资者造成 3.4307982346 亿元巨额经济损失,被告人李国法系本案直 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冻建国、刘献伟、杨玉仙、潘建中系本案的其他直接 责任人员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 5 被告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名不当;指控被告人李国法犯侵占罪、挪用资金罪的事实清楚,定性准确。根据 5 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 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二百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五条 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 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一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 员会《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 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七十六条第()项、第二百 一十五条之规定,2000 1 5 日判决如下:

1.被告人李国法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侵占罪, 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挪用资金罪, 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 产。

2.被告人冻建国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3.被告人杨玉仙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4.被告人刘献伟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5.被告人潘建中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

6.对被告人李国法侵占、挪用的财物及原河南省三星实业公司集资诈骗所 得的一切财物依法予以追缴。

一审宣判后,李国法、冻建国、杨玉仙、刘献伟、潘建中不服,分别向河南省 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李国法上诉称:三星公司吸收资金是正当的企业经营行为,没有集资诈骗;三 星公司是私营企业,不构成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

冻建国上诉称:其在本案中起的作用不大,且投案自首,量刑重。

杨玉仙上诉称:没有参与公司决策、管理,没有直接参与集资诈骗活动。

刘献伟上诉称:三星公司没有犯集资诈骗罪;其不应列为本案的其他直接责 任人员,三星公司的经济损失与本人行为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其辩护人提出:三星 公司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刘献伟量刑重。

潘建中上诉称:其不是研究、策划“弹性营销”方案的直接责任人员;一审认 定其“直接负责了三星公司的集资诈骗活动,其作用不属次要”与事实不符;一审 对其重大立功未予认定。其辩护人提出:潘建中在主观上不具有集资诈骗的故意, 客观上不存在集资诈骗的行为,在羁押期间有立功表现。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三星公司使用诈骗的方法非法集资 5.9 亿 余元,其对非法占有集资款存在着故意,客观上造成 3.4 亿余元集资款不能返还, 三星公司的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并给国家和人民利 益造成了重大损失。该公司已于 1998 8 6 日被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企业 法人营业执照,其不再是本案的诉讼主体。作为单位犯罪,上诉人李国法系三星公 司犯罪活动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上诉人冻建国、杨玉仙、刘献伟、潘建中系三 星公司犯罪活动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均应依法惩处。另上诉人李国法利用职务 之便,将本单位资金 638.97 万元非法据为己有,其行为已构成侵占罪,侵占数额特 别巨大;其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本单位资金 1075 万元给他人使用,又构成挪用资 金罪,挪用资金数额特别巨大,均应依法予以惩处。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 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李国法、冻建国、杨玉仙、刘献伟、潘建中的上诉理由 及刘献伟的辩护人的辩护理由、潘建中的辩护人的其他辩护理由均不能成立,不 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项之规定, 2000 4 5 日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主要问题

被告人李国法、冻建国、杨玉仙、刘献伟、潘建中均是三星公司的负责人, 他们以三星公司的名义实施集资诈骗犯罪,违法所得也归三星公司所有,本案属 于单位犯罪是没有疑义的。但是本案在诉讼过程中,三星公司已被河南省工商行 政管理局依法吊销营业执照,其诉讼能力已经丧失,那么,本案如何处理,存在以下 问题:

1.单位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后,能否追究单位的刑事责任?

2.单位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后,如何处理对单位犯罪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 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

3.在单位犯罪案件中,案发前已辞职离开单位的责任人员,是否应对单位的 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

三、裁判理由

()三星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的行为,构成集资诈 骗犯罪检察机关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有关责任人员提起公诉,但从三星公 司采取流动吸资、以新还旧、虚构集资用途、以高回报率为诱饵等方法,向社会 公众非法募集资金,被告人明知无法返还全部集资款,仍继续进行犯罪活动,并将 所募集资金大部分用于挥霍性投资、侵占、挪用或非法随意处分来看,共骗取社 会公众集资款共计 8.044662253 亿元,给集资者造成了 3.4307982346 亿元的巨额 经济损失。三星公司虽将部分集资款用于返还集资者本金及高息,但从其整个犯 罪来看,只是为了进一步骗取公众的信任,扩大集资规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 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具有下列情形之一 的,应当认定其主观上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携集 资款逃跑的;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使用集资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致使集资款无法返还的;具有其他欺诈行为,拒不返还集资款,或者致使集资款无 法返还的”的规定,应当认定三星公司具有非法占有集资款的目的。以非法占有 为目的,利用欺骗方法非法集资的行为,显然不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构 成特征,一、二审法院改变指控罪名,以集资诈骗罪,对本案有关责任人员定罪处 刑,是正确的。

()三星公司被依法注销后,其诉讼能力已经丧失,但不能因此免除有关责任 人员的刑事责任三星公司作为企业法人,已于 1998 8 6 日被河南省工商行 政管理局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其作为法人的资格已经终止,行为能力和权利 能力均已丧失,依照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项的规定,不能再追究三星公司的 刑事责任。因此,检察机关没有将三星公司作为被告单位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符合法律规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 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一十五条“人民法院审理单位犯罪案件,被告单位被注销 或宣告破产,但单位犯罪直接负责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应当负刑事责 任的,应当继续审理”的规定,司法机关应当依法追究对三星公司集资诈骗犯罪行 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人员的刑事责任。即单位犯罪案件,因单位被 注销或宣告破产,检察机关只起诉指控有关责任人员的,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的 行为已构成犯罪,且系单位犯罪的责任人员的,应以单位犯罪的有关规定,追究其 相应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李国法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在三星公司集资诈骗犯罪过程中,是集 资诈骗的主要领导者、组织者、指挥者,即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对本案的全部 诈骗数额承担刑事责任;被告人冻建国、杨玉仙、刘献伟、潘建中身为公司的负 责人或部门主要负责人,直接参与了集资诈骗活动,其中被告人冻建国、刘献伟、 潘建中还参与了实为集资诈骗的“弹性营销”经营章程的研究、制定,系本案的 直接责任人员,应对其参与的全部犯罪数额承担刑事责任。因此,一、二审法院对 李国法等人以集资诈骗罪定罪量刑是正确的。

()被告人潘建中在案发前辞职离开三星公司不属于犯罪中止

根据刑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中止是指在犯罪过程中,行为人自 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一种犯罪停止形态。自动放弃 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是犯罪中止成立的实质要件。对于可连 续多次实施的犯罪来说,如果行为人已经实施了一次以上的犯罪行为,其犯罪中 止只能表现为有效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本案属于单位犯罪案件,单位直接负责 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共同研究、策划犯罪方案并付诸实施,从而成为 一个互相联结、有机结合的整体。每一共同犯罪人均应对所参与的共同犯罪结 果负刑事责任。被告人潘建中作为原三星公司的副总经理,不仅参与了“弹性营 销”集资诈骗方案的研究、策划,而且在其 1997 4 月份辞职离开三星公司前, 在其参与下,三星公司已按“弹性营销”方案集资诈骗巨额财产。也就是说,潘建 中参与的三星公司集资诈骗犯罪,作为可连续买施的犯罪行为,其已参与实施了 多次,已骗得巨额集资款,造成了严重后果,其无论作为的主犯还是从犯,都已不再 具备犯罪中止的条件。其辞职离开三星公司的行为,只是在客观上停止了其继续 参与三星公司以后的集资诈骗犯罪行为,而不属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 与刑法规定的犯罪中止有根本区别。因此,被告人潘建中的辞职行为,不属于犯罪 中止。

(执笔:河南高院田立文夏汉清审编:白富忠)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

 

 

 

中南办案指南
广西
广东
湖南
湖北
海南
河南
律师收费标准
广东
广西
湖南
湖北
河南
海南

登润宗旨

[登润][只做刑案]始于2010年。[登润]致力于在刑事领域做专、做精和更深,依法为当事人提供优质刑事法律服务;同时汇聚些优秀刑辩律师,共同培育现代媒体信息平台,为社会、广大同行律师提供有价值刑事领域信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