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判例】现场勘验笔录不是第一时间作出,且不能得出唯一结论,涉失火罪上诉人二审被改判无罪

2017-03-22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188

 

 案件事实:

2009年2月5日上午,被告人胡某甲在从化市吕田镇三村村杨梅塘队土名“大坪山”的山某,在没有办理《野外用火许可证》的情况下,点燃一些干柴等杂物炼山,至10时许结束。当日14时许,“大坪山”山某发生山火,过火有林面积35亩,至当日18时许被扑灭;其中有被害人胡某乙、胡某丙的山某被烧。

原判证据:

1.从化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2009年2月11日晚,公安机关接吕田林业工作站报案称,发生于同月5日在吕田镇三村村杨梅塘社山火的失火者被他们发现,现在该林业工作站接受调查。公安机关接报后,派员到吕田林业站抓获涉嫌失火的被告人胡某甲。

2.被告人胡某甲的户籍资料证实:上诉人胡某甲的姓名、出生日期和住址等基本情况。

3.从化市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出具的现场踏查报告证实:现场位于吕田镇三村村杨梅塘经济社的南面,土名“大坪山”。涉及的林班为三村村I林某43-1、45-1小班。林种为一般用材林。经万分之一地形图勾图计算,现场过火面积为35亩,受害面积为35亩。

4.从化市公安局森林分局制作的现场勘查笔录、方位图、现场照片证实:(1)山火现场位于吕田镇三村村杨梅塘经济社土名“大坪山”的山上;(2)现场火烧迹地明显,大部分树木已被烧死,被烧的树为杉树和杂树;(3)山火现场一山窿的一个果园内的一平地上的右边,发现有一堆废物竹柴,且被火烧的地方周边覆盖有人为堆起的泥土迹象。该地方与左边山某的过火距离为2米左右。结合上述情况,该地方极有可能是起火点。山火的发生极有可能是在该果园引起的。

被告人胡某甲指认上述现场是其炼山,及后来发生山火所烧的山某。

5.从化市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出具的证明证实:吕田镇三村村杨梅塘经济社土名“大坪山”山某,从2009年1月起没有批准过野外用火炼山的有关手续。

6.从化市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从价鉴(赃)(2012)594号关于1棵1.5米某树等的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2009年从化市1.5米高正在生长中的杉树每棵成本价9元;2.5米高正在生长中的杉树每棵成本价11元;3米高正在生长中的萌芽杉树每棵成本价4元。

7.从化市气象台出具的气象资料证明证实:2009年2月5日,从化市吕田镇极大风速为4.7米/秒,当日从化市火险指数等级小于3级,未达到森林火险预警信号生效级别。

8.被害人胡某丁雄的陈述:2009年2月5日16时许,我在卖竹,见到村民上山扑火,才知道“大坪山”发生山火。17时许,我去到现场,见到是我和胡某丁军、胡某甲三人的山某被烧,但火已被基本扑灭。我的山某在胡某甲山某的对面(北面)和下方,胡某甲的山某的西南面(向着村委方向)有一条沟一直沿伸到对面我的山某;胡某丙的山某位于胡某甲山某的背后(北面)。2009年1月31日(大年初六),我曾到我的山某,见到胡某甲的山某的上半部分已被烧过,只剩下西南面与我交界的部分未烧,他将交界位置铲了一条火界,将铲掉的杂草倒在山沟内。我还见到他的山某上还有一个树头在燃烧,但没有人在现场。下山后我向胡某甲的邻居胡某丁平了解,他说胡某甲在1月29日在自己的山某炼山,火种应该是那时留下的。山火发生后的2月7日,村干部胡某丁忠、陈某乙组织我和胡某丁军、胡某甲三方到现场清点被火烧的树木数量,村干部提出逐一清点数量的难度较大,就按照被烧面积进行折算。我的山某共种植了约8000棵杉树,被烧山某约占整个山某的三分之一,所以我折算被烧杉树约3000棵,另逐一清点三华李100棵、青梅20棵。后来我带律师到现场勘查,发现胡某甲山某西南面与我交界约一米宽的火界旁边的山沟内有一段被烧过的木炭,而胡某甲的山某地势很陡,怀疑是胡某甲山上的树头带着火种从上跌进山沟,引燃沟内的杂草后过火到对面的我的山某,引发山火。山火当日胡某甲应该是在他山某西南面与我的交界处炼山,事后胡某甲却称在南北向与我的交界的山窿位置炼山,但该处我之前见他已烧过了。虽然西南面的山某没有过火痕迹,我也没有见到火种掉下来,但根据事后林业工作站、林业公安民警等到场查看,都分析认为极有可能是那个地点过火。事后我听胡某丁英讲她在案发当天13时见到那个山沟的位置先冒烟,后来还起了明火,还说当时如果有人在场就不会起火,所以我认为是山沟内先起火的。2010年,我向法院起诉胡某甲时,他向法官指认在南北向与我的山某交界的山窿位置炼山,而不是西南面。胡某甲事后破坏了现场,他指认被他破坏的山窿位置是他炼山的地方,那地方已被他事后用土堆了隔火带,以逃避其炼山过火的事实。我是事后听刘某乙金说过案发当晚,胡某甲的家人在家中商量去打扫火界,不要承认他过火的事实。我还听黄某珍、胡某丁苗说过曾看到胡某甲在案发当天22时和第二天上午从失火山某下山,所以我怀疑他去破坏现场。

9.证人胡某苗(吕田镇三村村村民)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1时许,我和妻子刘有连在三村村墩脚下社土名“牛角窝”自己的杉树山中铲草。14时多,我看见对面胡某甲的山某附近有烟火,起初我以为胡某甲在炼山,后来我看清楚不是炼山,一些正在生长的杉树也被烧着。我知是有山火了,但我没有理会。16时多,我干完活走的时候看到一些村民来打火,于是我就参加打火,直至18时多才将火打熄。我干活的地方离起火有一段距离,只见到是胡某甲炼山的地方先起的火,具体的位置就看不清楚。起火时我没有见到胡某甲,在打火时我见到他和他母亲在打火。我问胡某甲:“怎么搞的?”他回答说:“当时火已熄了,想不到这样都会着火。”山火所烧的山某权属杨梅塘集体所有的。第二天我再去山某时,见到胡某甲和他二哥从山火现场回来。起火地点位于胡某丁雄山某与胡某甲山某相邻的山坳位置附近。因为起火点与胡某甲山某是紧挨的,当时没有仔细描述清楚,但记得清楚应该是与胡某丁雄这边。

10.证人刘某丁(吕田镇三村村村民)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4时许,我与丈夫胡某丁苗在土名“牛角窝”的山某工作完休息,看见对面“大坪山”有烟冒出,是很大的烟。我们当时说不知是谁在炼山,就没有在意。过了约30分钟,烟已变成火,并不断变大,才意识到是山火,不是炼山。当天17时许,我们忙完手上的活去到山腰,见到很多村民赶去打火,才和大家一起赶去“大坪山”打火。现场有近100名村民在扑火,我见到胡某甲的山某烧过,邻近的胡某丁雄山某已被烧光,而隔了1.5米左右小路的附近胡某丁军山某的正面已被烧光,烧到背面接近山脚。经村民奋力扑救,山火在30分钟后被扑灭。“牛角窝”离“大坪山”约1300米,可以直接看到“大坪山”山头。当时大家在扑火,没有留意现场有隔火带。

11.证人罗某(吕田镇三村村村民)的证言:2009年2月5日约8时,我在家门口见到胡某甲开摩托车搭载一些引火用的干竹柴上山。约10时,我与胡某丁英在桥头脚下洗衣服时,见到胡某甲开着摩托车载着一些从山上捡的柴从桥上驶过。我问胡某甲这么早去哪里了,胡某甲说去炼山,接着就开车走了。2月5日那天天气非常干燥,到晚上很晚的时候才下了点雨。因为没到现场,我不知道山火的具体位置,到了第二天上午,我碰到胡某丁英时听她说是胡某甲的山某先起火,我才知道山火的具体地方。

12.证人胡某丁能(上诉人胡某甲的哥哥)的证言:2009年2月5日7时,胡某甲驾驶一辆无牌摩托车到“大坪山”山某自家的果园做事,后来我才步行上去。我走到那里时已是8时许,胡某甲对我说火已经点了,且已经烧完。我看了一下,见已经烧完,且都没有火苗,全部都烧成灰。胡某甲说捡些柴回家,之后我们就拿了两棵杂树到下面的路边,用手锯锯断捆成两捆,由胡某甲先运回家,我就再上山。我走到半路看见一棵腐烂的,剩下树心且有松油的松树头,就将那树头拿回家。我走路回家,回到家已是当天10时。因为准备种一些杉树树苗,所以要去炼山,之前先烧过,但没有烧完,所以这次再去烧。我不知胡某甲是怎样点的火,但只知道是在进山到一条山窿的一块平地的右边点的火。我去到的时候火已经烧好了,且没有火苗,已经熄灭了,所以不知道他是如何点燃的。除了这次外,我们在2009年1月29日和31日也炼过山,那两次炼山我们均是等到熄了火才离开的。胡某甲三次炼山都没有办理《野外用火许可证》。

13.证人胡某忠(吕田镇三村村村委调解主任)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5时许,我在处理一件纠纷时看见三村村杨梅塘社土名“大坪山”山某有山火,当时火势较大。我马上通知其他村干部组织村民打火。我去到“大坪山”火场时,已是约15时30分,当时火势很猛。大约一个小时后,村民们才将山火扑灭,下山时已是18时左右。2月7日,我和陈某乙、胡某甲、胡某丁安、胡某丁军等人一起到现场清点被烧毁的树木,当时大家都认为是胡某甲引起山火的,所以叫胡某甲一起到现场清点被烧的树木。在清点过程中,胡某甲对被烧毁树木的数量有争议,认为对方提出的赔偿数额过高。另外他哥哥说胡某甲炼山的火熄了那么久,不可能是胡某甲失火引起的。当天有一点风,但不是很大。我估计山火是胡某甲引起的,因为当天只有他炼山,大家都认定是他引起的。

过火山某主要涉及胡某丁雄、胡某丁军、胡某甲三户人的山某,被烧的主要是胡某丁雄、胡某丁军两户人的树木,因为胡某甲的树木之前已经清理了,准备重新种树。山某位于村委的东北面,沿村委上山道路的右边的山某是胡某甲家的,紧临的左边山某是胡某丁雄的,胡某丁雄山某的背面是胡某丁军的,胡某甲山某在胡某丁雄、胡某丁军山某的南面,现场的环境十分偏僻,除了管理山某和打猎需要,一般人平时不会去那里。我不清楚具体起火的时间,火势从胡某丁雄、与胡某甲相邻的山坳位置由下向上燃烧。2月7日清点那天,我到胡某甲炼山点火的现场查看,他炼山被烧的面积大概有6-7亩,与对面山火现场没有过火痕迹,但发现在炼山现场下面的一条山沟内有一条长约70-80公分直径10公分的木柴。大家分析可能是炼山现场死灰复燃,点燃山上的木柴后滚下山沟引燃杂草后烧过对面的山某。

14.证人胡某戊(吕田镇三村村村民)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2时许,我看见“大坪山”冒烟,当时以为山某有人在炼山,所以就没有理会。15时左右,许多村民经过我家门口并说“大坪山”火烧山,于是就一同前往山上打火。我去到山某时已是15时30分,当时火势猛烈,村民奋力打火了一个小时,最后将山火扑灭,下山时已是18时许。事后听说胡某丁军、胡某丁雄被烧的果树最多,他们还叫胡某甲到现场清点果树被烧的损失情况,但后来不知为何胡某甲否认是他失火的事实。

15.证人胡某英(吕田镇三村村村民)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4时许,我在自留山干活时,看到离我1000米左右胡某甲的自留山旁边的山某有烟火升起。我知道胡某甲当天在炼山,以为有人在看着,就没有留意,后来火势越烧越大,还见到有人打火,我就参与打火。当天只有胡某甲一家人在炼山,估计是胡某甲炼山所引起的。我没有看到胡某甲炼山的火烧过界的过程,去打火时没有看到胡某甲炼山的过火痕迹。

16.证人胡某己(吕田镇三村村村民)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5时许,我和胡某群回到三村村道班边的地方时,发现对面的山头有山火。准备吃饭时,我妻子过来跟胡某甲的妈妈说果园山某发生山火。胡某甲妈妈听到后饭都没有吃就去救火了。起火的地方是三村村杨塘社土名“大坪山”的山某。

17.证人胡某锐(吕田镇三村村村民)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5时至16时左右,我在村委附近看见“大坪山”方向有火光,火势已很大,知道发生山火,马上赶往火场。经过胡某甲家时,我见胡某甲正忙农活,就对他说:“你家果园发生山火啦!”胡某甲妈妈在屋里听到后,出来和胡某甲、我及其他村民一起赶往火场。16时许,我赶到现场看见村民正奋力扑火。现场的情况是胡某甲的山某已炼完山火烧完杂草,相邻的胡某丁军的山头已经烧光,再相邻的胡某丁雄的山某面向胡某甲的那面山某已经烧光,火势已经蔓延胡某丁雄山某背面的山脚,我们赶紧扑灭胡某丁雄山某的火势。经过约一小时扑救,大家终将山火扑灭,下山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当时我们只想着救火,没有留意现场有隔火带。我不清楚是谁导致失火,只是听村民说胡某甲当天曾到山某炼山,大家都认为是因他炼山导致火烧山。

18.证人陈某乙(吕田镇三村村村委统计员)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7时许,村委书记陈某甲桃打电话通知我说“大坪山”发生山火,要去打火。我马上赶往“大坪山”现场打火,去到现场时,火势已经很大。我见到胡某甲的山头炼山烧完杂草,火势从胡某甲山某相邻的胡某丁雄的山某烧起,从下至上烧过山顶,再从山顶蔓延往山下已烧到相邻的胡某丁军山某的半山腰,现场已有几十名村民在奋力打火,经过近一个小时大家才将这场山火扑灭。我在当天15、16时,见到“大坪山”方向有烟火,只是火势不太大。我以为有人在炼山,就不在意,直到17时许,火势越来越大,才知道是失火烧山。我家离“大坪山”走路需要约40分钟。大家当时都专心打火,没有留意现场有没有隔火带。2月7日上午,胡某丁军、胡某丁雄、胡某甲、胡某丁安、胡某丁忠、陈某甲民和我等人到现场清点果树损失情况时,胡某甲和胡某丁安两兄弟说有隔火带,并带他们查看。隔火带围绕在胡某甲炼山周围有一段距离,宽约1.5米,是用镰刀类工具割掉杂草后形成的,不是用锄头铲成的,上面没有过火痕迹。胡某甲的山某没有树木,但地上的荒草长得有1米高,大部分已被烧毁。

19.证人胡某丁安(上诉人胡某甲的哥哥)的证言:2009年2月5日19时许,胡某甲给我打电话说他炼山烧杂草可能引起山火。我接了电话后就到胡某甲家,向他询问炼山的情况,分析认为那场山火不可能是胡某甲造成的。次日8时许,我与母亲潘某乙、胡某甲到山火现场进行查看,一来看清楚是否留有火种;二来看清楚胡某甲炼山的地方是否有烧过界的痕迹。经查看,均没有上述情况。另外有时间差,所以我们认为山火不是因胡某甲造成的。我们第二天到现场没有动过现场。2月5日晚在胡某甲家商量的时候,还有我父亲胡某庚、母亲潘某乙、哥哥胡某丁能、弟弟胡某丁洲和舅舅潘某甲伟。

20.证人詹某(案发时系吕田派出所干警)的证言:2009年2月5日,我在惠东休假,当时派出所所长梁某打电话告诉我,吕田镇三村村杨梅塘土名“大坪山”发生山火,具体情况我就不清楚了。2月11日,从化市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队确定过火面积为35亩,已达到失火罪的刑事立案标准,正式向吕田派出所报案。林业站工作人员反映,失火当日胡某甲在炼山,失火极有可能是他炼山造成的。2月11日,我和派出所的梁某、马某萍组织村委干部胡某丁忠等人及胡某甲到“大坪山”失火现场勘查,在山火现场的一山窿的一个果园的一平地上的右边,发现一堆废物竹柴,且被火烧的地方周边覆盖有人为堆起的泥土迹象。胡某甲指认该地方是炼山时的点火点。该点火点面积约十平方左右,里面堆积用于引火的废物竹柴,平地周边堆起的泥土只有薄薄的一层且参差不齐,泥土中可见有燃烧后的灰烬掺杂在其中,在泥层之下还见到火烧痕迹,该堆起的泥土迹象应是人为的堆土阻断火势所为。我观察认为该堆起的泥土应该是燃烧时堆的土。点火点与左边山某的过火距离为2米左右,而周边没有发现其他的火源痕迹,我们结合上述情况分析认为该地方极有可能是起火点,山火的发生极有可能是在该果园引起的。周边没发现其他的火源痕迹,因为周边没有发现其他起火点,胡某甲炼山是现场唯一的火源;炼山现场与失火现场相距2米左右,极有可能发生过火。根据山火过火的规律,除了地面过火可能留下痕迹之外,还有可能出现飘火苗引燃等情形就不会留下过火痕迹。现场勘查照片中显示的“怀疑过火的其中一疑点”,是因为胡某甲炼山现场的西南面有较大的坡度,而在坡底的一条山沟内发现有被烧过的木柴,而该山沟连接到对面胡某丁雄的山某都有被烧过的痕迹,怀疑沟内的木柴是在胡某甲炼山山某带着火种由高向下跌进山沟,引烧沟内的杂草从而过火到对面胡某丁雄山某的,或是山上的火苗飘落引燃所致。我不记得被害人山某的被烧毁林木有向某一方向倒向的情形。当时我们的勘查的时间离案发已有一段时间,不能确定勘查的是原始现场,但没有发现现场被人为破坏的痕迹。根据我的办案经验,山火在长达数小时后复燃、飘火苗的案例是有的,胡某甲案也不排除上述情况。因此,勘查报告认定山火的发生极有可能是胡某甲炼山点火引起的。因为2月5日发生山火当天,我们派出所应该有人值班前往现场,所以我在制作笔录时记录勘查时间在2月5日,但实际上勘查时间应该是2月11日。在“人为堆起的泥土迹象”的那个地方有一堆木材,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有火源,上面只有很薄的一层堆上去,有火烧的痕迹,应该是烧过之后把土堆上去,为了熄火把土覆盖上去。堆土产生的时间没有办法估计,应该是可能是燃烧过程中或者有一些燃烧的情况存在,我确定不了是燃烧之前。我们确定胡某甲炼山的点是失火点是根据勘查和胡某甲的供述来确定的,我们只看到堆土加上没有看到其他火源。勘查笔录上记载的两个极有可能,是因为现场只有燃烧过的痕迹,胡某甲本人也说是从这个地方点火的,点火的地方与失火现场只有两米,所以可能存在飘火。现场有一根木材怀疑是过火点,有可能是山上燃烧后掉下来的,这是现场勘查的人集体讨论得出的意见。现场的坡度不是很大,现记不起木材与被害人的山某是否联通,该山沟与胡某甲指认的点火位置是转了一个弯。我无法确定勘查的现场就是原始现场。“极有可能”是指我们不能确定,可能有火苗飘过去。我没有办法确定木头是怎样滚下来的。

21.证人梁某(案发时任吕田派出所所长)的证言:2009年2月5日发生山火当天是大年十一,是春节假期,当时派出所的值班人员和林业工作站人员前往现场查处。2月11日,吕田林业工作站向吕田派出所报告,称对“大坪山”山火案进行踏查,确定过火面积为35亩,已达到失火罪的刑事立案标准,并称调查发现山火当天村民胡某甲在失火现场附近炼山,于是我们公安机关在2月11日立失火案进行侦查。2月11日中午,派出所由我和詹某、马某萍,还有辅警等人汇同林业工作站的李某乙、黄某明、陈某甲文等人一起前往失火现场勘查,途中遇见胡某甲,遂由他带我们到炼山现场进行了指认。胡某甲指认其炼山的地点在山火现场一山窿的一个果园内的一平地上的右边,那里有一堆废物竹柴,且被火烧的地方与周边覆盖有人为堆起的泥土迹象。该地方与左边山某的过火距离为2米左右,我们分析认为那里极有可能是起火点,山火的发生极有可能是在该果园引起的。我现在记不清楚那堆土的具体情形,现场情况反映,在右边胡某甲炼山现场至左边胡某丁雄的失火现场中间有约2米左右的地面未检见到火烧的痕迹,所以认为中间是有2米的过火距离。因为周边没有发现其他起火点,胡某甲炼山现场是唯一的火源;炼山现场与失火现场相距2米左右,极有可能发生过火。根据山火过火的规律,除了地面过火可能留下痕迹之外,还有可能出现“抬火”等情形就不会留下过火痕迹。胡某甲炼山现场的西面有较大的坡度,而在坡底山沟内发现有被烧过的木柴,该山沟连接到对面胡某丁雄的山某都有被烧过的痕迹。当时我们怀疑沟内的木柴是在胡某甲炼山山某带着火种由高向下跌进山沟,引烧沟内的杂草从而过火到对面胡某乙山某的。詹某在制作现场勘查笔录时将勘查时间记录为2月5日,是因为当天我所值班人员有到现场协助林业工作站的工作。我们在2月11日勘查的现场不能确定是原始现场,也不能确定现场有被人为破坏过的痕迹。“火烧周边覆盖人为堆土”有三种可能,一是点火之前筑起的,起隔离火的作用;二是据勘查,土有发黑,可能是胡某甲炼山有些火没有灭,他用土来灭火;三是有可能是火烧之后飘进来的。“可能起火点”的判断是:一是山窝中间有堆柴的地方;二是胡某甲也指认了。现场照片中标示的“怀疑过火点之一”,这个过火点在山下面有一个倾斜度,中间有一条沟,上面产生了一个防火界,木头在沟里面,木头有明显被烧过的痕迹,这就有木头带火种下去的可能,或者上面烧到的东西会滚下来。现场照片中的一根木头不能确定是从胡某甲的山某掉下来的。

22.证人李某乙(案发时任吕田镇林业工作站站长)的证言:2009年2月5日下午,吕田林业站接报发生山火后,即组织林业站人员前去现场,并汇同当地村民一起上山扑火。次日,林业站的工程师黄某明、技术员陈某甲文再赴现场进行踏查,确定现场的过火面积为35亩,并出具了《现场踏查报告》。踏查报告上记录的起火时间主要是根据我们接报山火的时间来确定,该时间与实际山火的时间是有出入的。我们接报的情况没有进行书面登记。因为案件移送林业公安查处,我们就没有调查起火的准确时间了。

23.被告人胡某甲的供述:2009年2月5日,我和大哥胡某能驾驶摩托车到从化市吕田镇三村村杨梅塘土名“大坪山”山某自己家的果园做事。当天7时30分,我开始在果园山脚(进到山窿的一个平地)用火柴点燃竹材炼山种树,一直烧到9时10分,我将火打熄后就下山回家,到家时刚好10时。在家吃饭后,我就看别人打牌,没有出去过。我是用树枝将火苗打散开来,见没有火苗才走的。而那些被烧的树头,我就用挑上山的水洒在树头上将火熄灭。我在没有点火的情况下,我在点火的平地的周边先覆盖了一层泥土。我是第二次在那里烧了,第一次在2009年1月29日,也是在那这地方烧,同样也是先盖泥后点火。我点火的地方与后来被烧的山相隔3米左右。我是在2009年2月5日16时56分才知道发生山火的,是我邻居“阿某”告诉我的。我听到这个情况,马上到现场打火,一直打到19时左右。我炼山没有办理野外用火许可证。我炼完山走的时候没有风,过火可能性很小。我认为这次山火不是我造成的,因为我已将自己炼山范围的火种完全弄灭了。我们之前是在山顶向下烧的,案发前已将山顶范围全部烧光了,只剩下我山某与胡某丁雄山某之间的山窿位置的十几平方未烧,案发当天我炼山的范围只有这十几平方。2月5日6时多,我一人驾驶摩托车运着一些竹柴上山,摩托车停在山脚,我拿着竹柴徒步上山到达山窿我准备炼山的位置,将之前烧剩下的杂树枝堆放集中在一起,将周边的可燃物拨开,然后用手拨泥土在准备炼山的范围的周边隔火,预防过火,之后用随身携带的火柴点燃竹柴开始炼山,等到自然燃烧全部烧完后(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看见已没有火苗和冒烟,这时胡某丁能也上山,我俩一起检查确认没有火苗后才离开。

原判认定:

被告人胡某甲在炼山后,因防火措施不足,引发山火,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失火罪,且情节较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以犯失火罪判处被告人胡某甲有期徒刑八个月。

上诉人、辩护人及检察员意见:

上诉人胡某甲上诉认为:1、原判对其炼山的范围、引发火灾的具体途径等基本事实没有查清;2、没有直接或间接证据证明火灾是其炼山引发的;3、案发山区是开放区域,不排除有他人纵火或失火的可能。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宣告其无罪。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与上述上诉意见相同。

出庭履行职务的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员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应予维持。

二审查明:

经审理查明,2009年2月5日上午,上诉人胡某甲在从化市吕田镇三村村杨梅塘队土名“大坪山”的山某有点火炼山的行为,但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该行为引发其后发生的“大坪山”山火,造成被害人胡某丁雄、胡某丁军的山某被烧的事实。

关于上诉人胡某甲及其辩护人提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火灾是因胡某甲炼山引发,不应认定其行为构成犯罪的上诉及辩护意见,经查,1、上诉人胡某甲称其在案发当天上午10时结束炼山,并将火熄灭后离开。根据气象部门的证明,案发当天未达到森林火险预警信号生效级别,飘火的可能性极小。山火是在上诉人胡某甲离开的四个小时后发生,且其指认的炼山地点与被害人的山某间没有过火痕迹;2、被害人称上诉人胡某甲在案发后曾破坏现场,只是听他人说的传来证据,没有直接证据证实。上诉人胡某甲予以否认,现场勘查笔录也没有反映现场曾被破坏;3、现场勘查笔录是在案发后的第七天才制作,该现场不是原始现场。勘查笔录仅反映山火的发生极有可能是在上诉人胡某甲的果园引起,不能得出山火是因上诉人胡某甲炼山引发的唯一结论。综上,上诉人胡某甲在案发当天上午确有炼山的行为,但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山火系因上诉人胡某甲的炼山行为引发的,故原判认定上诉人胡某甲犯失火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上述上诉及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二审认定:

本院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胡某甲炼山后,采取防火措施不足,引发山火,危害公共安全的依据不足,全案证据达不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不能得出山火系因上诉人胡某甲炼山行为所致的唯一结论。因此,原判认定上诉人胡某甲犯失火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公诉机关指控上诉人胡某甲所犯罪名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从化市人民法院(2014)穗从法刑重字第2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胡某甲无罪。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中南办案指南
广西
广东
湖南
湖北
海南
河南
律师收费标准
广东
广西
湖南
湖北
河南
海南

登润宗旨

[登润][只做刑案]始于2010年。[登润]致力于在刑事领域做专、做精和更深,依法为当事人提供优质刑事法律服务;同时汇聚些优秀刑辩律师,共同培育现代媒体信息平台,为社会、广大同行律师提供有价值刑事领域信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