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辩网欢迎您,专注公司犯罪边界辩护与案例治理平台![广州]我是公司我是律师
请登录免费注册充值VIP
罪名分类 
  • 罪名分类
  • 线上讲座
  • 沙龙论坛
  • 公司辩联盟
  • 实战案例
  • 行业资讯
罪名分类
首页> 线上讲座> 中南论坛讲座> 关于死磕与辩审关系(第三期)
关于死磕与辩审关系(第三期)
发布:2018-01-03
浏览:63
分享:

主持人张元龙:


各位群友,晚上好!


今天晚上我们邀请到了北京市尚权(深圳)律师事务所的甘定中律师,甘律师是广东省律协宣传委委员、深圳市律协刑事委委员、深圳市律协权利保障委委员、深圳市律协纪律委评议员,有某中级法院工作十二年经历,曾任刑庭法官。今晚就作为主讲人为大家主讲“关于死磕辩审关系”这样的主题,这个主题是当执律师界比较热的话题,前段时间里发生一些死磕派与勾兑派之间的争论,甚至还有的上了法庭,互相扬言要把对方送进“高墙”里面去。


那么,常有这样的讨论:死磕是磕出了中国的法治还是磕坏法治,勾兑是勾通但不能勾兑等言论,今天晚上我们就请甘定中律师为我们主这样的一个热门话题。


其中,我们还邀请到了胡瑞江律师,作为今晚的点评嘉宾。胡律师浙江省律协刑事委委员、杭州市律协刑法委秘书长、浙江省律协刑诉委委员,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获2011年浙江省控辩大赛优秀辩手,曾任职某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


下面交给主讲人开始主讲。



主讲人甘定中:


各位群友,晚上好!下面我就直接进入讲课内容:


一、关于死磕


(一)死磕的含义:

北京话(另一说是天津话),死磕,就是没完。意指没完没了,和某人或某事作对到底的意思。用于表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

用杨学林(北京首信所创始人)的话就是:“五不”,吓不走,打不怕,累不倒,拖不跨,气不死。

死磕的依据是法律,对法律规定,特别是程序法的坚守,表现出一种一丝不苟的追求与遵守。

死磕是面对特定情况,特殊案件,所体现出的一种对法律的执着与坚守,是对违法、不尊重法律行为的横眉冷对、不屈不饶的斗争。


(二)死磕的经典案例:


1、死磕的端倪:


死磕,起始于2005年浙江东阳环境污染问题维权农民被抓。全体律师为案件管辖抗议。2006年山东临沂盲人案,李方平律师被打,以及山西疫苗案、三鹿奶粉案。


2、死磕的标杆:(李庄)


2009年12月,北京律师李庄被重庆警方抓捕,后被重庆法院以臭名昭著的“306条款”判刑。(伪证案)


浙江律师陈有西以《法治沉沦 中青报奇文批判》一文,向当时把持重庆的薄、王提出挑战。此后,陈有西在为李庄辩护的过程中,以博客、微博为武器,写出大量文章,对重庆的反法治行为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同时在法庭上,与被告人李庄配合,依照法律和事实,对莫须有的指控进行了强有力的反击。此后,陈有西利用各种机会,到全国各地演讲,批判重庆的做法。与此同时,湖南律师杨金柱(网名:律坛怪侠杨金柱)、山东律师李金星(网名:伍雷)也纷纷在网上著文,对重庆方面进行了口诛笔伐,在舆论方面扭转了李庄案初始一面倒的对中国律师的恶劣影响。


重庆打黑,随着政治上的风云变幻,定格为历史上的黑打。


李庄,成为了刑事辩护死磕的代表与先锋。


3、死磕的团队化:(杨金柱)


始于2009年的广西北海案。2010年8月北海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因为杨在新律师找到了裴金德等四被告人的无罪证据,而引起当地政法部门的联手抵抗。


北海政法委坐镇,指使公安以306条为黑手,将杨在新、杨忠汉、罗思方、梁武诚四律师抓起来。


杨金柱律师挺身而出,到北京组团。一大批律师参与到维护律师权益的死磕队伍中来。他们有陈光武、钱卫清、许兰亭、刘洋、许昔龙、朱明勇、李金星、周泽、杨学林、魏汝久、张凯、王思鲁、邱旭瑜、曾维昶、王兴、杨名跨、徐天明、房立刚、王甫、刘峰等20余人。


2013年2月6日,以法院一审宣判五位被告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取得律师团集体辩护、团队作战的胜利而划上句号。


四位被抓律师,先后一一被释放。其中杨在新律师被羁押达275天。


4、死磕风格的巩固、成熟:(周泽)


2008年贵阳黎庆洪等被告人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0年贵阳中院一审判决罪名成立。17名被告人不服上诉。2010年7月二审裁定发回重审。检察院撤回起诉。


之后,该案被重新侦查,重新起诉。罪名增加到10余个,人数增加到57名。原二审律师周泽呼吁增援。北京、上海、山东等地共计88名律师参加了该案辩护。迟夙生(全国人大代表)、李金星、杨名跨四名律师被逐出法庭,二十余人次被警告、训诫。被告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名被打掉。


(三)死磕的意义:


死磕,能否磕出一个法治中国?从目前情况来看,不能!


存在法律依据缺失,及观念陈旧两个方面的不足。


目前死磕中,针对的违法行为,主要是程序违法。通过死磕,可以增强司法部门的程序意识。促进一些个案的公正处理。死磕的基础与对象,是办案部门在办案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死磕的依据,是国家现行法律。


但是因为我们在法律监督,违法制裁等方面,尚存在法律空白。如看守所可以随意终止律师会见,自订“家规”,公安可以随意传唤,随意罗列嫌疑人,检察机关可以随意自侦,三类案不批准会见,法官可以随意将律师逐出法庭,等等,死磕,终究是在有限的空间,作有限的努力。是在羊圈里跳舞。


在我们的社会道德观念上,我们国家有着几千年不讲程序的陋习。百姓们喜欢看的是包公断案,皇帝御审。那种个人独裁、权力无边界的办案行为与方式。(隐藏着可怕的对权力的崇拜与依赖)。没有看到这种办案方式的风险与隐患。国人乘车、购物不排队,驾驶员及路人均不遵守交通规则等,都是没有程序意识的体现。


司法实务上,我们的法庭,长期以来办案重实体,轻程序。


因此,律师既要与法庭斗,还要与传统恶习斗。同时还存在立法上的不足。因此,法治中国的实现,将是艰难与漫长的。不可能通过几个个案的死磕,能磕出个法治中国。


但是,死磕,在中国的法治史上,必将留下光辉的一页。

1、通过每一次死磕,对国人,对我国立法者、执法者、法学理论界、法律实务界,都是一次普法。这是一种地毯式普法。至少,让国人都了解了306条的意义及其杀伤力。许多普通民众,都站在了律师一边。

2、磕出了个案的相对公平、公正。

3、倒逼了公、检、法依法办案,更为严格、谨慎的执法。

4、锻练出一批法律功底深厚,富有法治理念的律师。

5、诞生了《贵阳记》、《双峰记》等宣讲法律的、生动形象的法律教科书。


(四)死磕的未来与建议:


1、死磕,是特定时期的特殊产物。不是什么案件都可以死磕。首先,应征得委托人同意或许可。(张青松语)。其次,办案机关要有严重的违法行为。第三,通过评估,不死磕,案件极难获得公正处理。甚至产生冤、假、错案。死磕,将在全面法治时代消亡。


2、加强律师内部团结,不要自立山头。有律师将我们各种不同辩护风格划分为死磕派、勾兑派、形式派,这种划分思维、观念不妥。一是有标榜、吹嘘之嫌;二是自立山头,画地为牢,不利于律师之间的团结与合作。造成我们为数不多的有责任感、有法治精神与理念的律师队伍的分化。


如这次刑法修正案九,关于309修改草案,聚众哄闹法庭的,侮辱、诽谤司法工作人员等扰乱法庭秩序行为定罪的条款,这不是死磕派律师单独能够完成的任务。而是举全国27万名律师、各法律学者,甚至新闻媒体的力量去进行。我们尚权所于2015年6月30日,广邀知名学者、知名律师召开了学术研讨会,向全国人大法工委提出停止审议的建议。


3、法律人要法言法语,不要搞噱头。尽量不要用维权律师、人权律师这种较敏感的词汇。律师本来就是为公民维权的。不是说死磕律师才维权。至于人权律师,这种提法更不科学。过分政治化。既不专业,还淡化了律师本身的基本功能。

二、关于辩审关系


(一)现行刑事诉讼法确立的刑事审判模式。

由纠问式向抗辩式的转化。(法官主导,转向法官相对中立)


(二)刑事审判的现状。

不要喧宾夺主。(法庭之上,法官最大—青石语)


(三)如何处理好辩审关系,有效完成我们的辩护任务。

1、知已知彼。了解法官的庭审目标。从心理上赢得法官。

2、熟谙法条。有扎实的法律功底。从法律上征服法官。

3、激发法官的法治精神。将辩护任务与法官目标融合。

主持人:

好,刚才主讲人为大家分析了死磕的含义及经典案例,死磕的意义,以及第二章辩审的冲突。下面欢迎我们的点评嘉宾胡瑞江律师进入点评环节:



点评人胡瑞江律师:


很高兴受邀来“中南刑辩论坛”和朋友们交流。今天甘律师谈了两个热门话题,一个是“死磕派律师”,另一个是“辩审冲突”,相信大家都会有很多共鸣。甘律师讲课的内容我认真听了,他的观点我基本赞同,对于这么以为德高望重的前辈的高见我实在无力点评,只能不揣冒昧谈几点不成熟的想法,盼获各位指教。


首先是“死磕派律师”的话题。“死磕派律师”毫无争议的成为刑事辩护界经年常议的热门话题,之所以热就是因为争议大。我观察,近几年大家对“死磕派律师”的看法发生了一些变化。变化一,业内对“死磕派律师”的评价越来越客观。当年,重庆打黑案、贵阳“小河”案中律师的辩护方式引起大家的热议,“死磕派律师”成为这部分律师的标签。但是,多数人,包括官员、学者和律师对这种“死磕式”辩护持反对态度。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对“死磕派律师”进行了再分类,某些“死磕派律师”虽然“死磕”,但不失理性,受到大家的尊敬。变化二,人们对“死磕派律师”作用得认识越来越全面。“死磕派律师”在某些敏感案件中表现出异于常人的超凡勇气,为当事人争取到合法权益。这些案件,“技术派律师”或者“沟通派律师”可能难以发挥作用。变化三,人们对“死磕派律师”进行了“行为”和“精神”的二元评价,不再对某个“死磕派律师”个人的“死磕行为”进行评论,而是扩展到“死磕精神”层面进行综合评价并形成了基本共识:“死磕精神”要坚持,“死磕行为”要克制。


其次是辩审冲突”的话题。我认为“辩审冲突”的存在是不正常的现象,这种不正常不能单单归咎于律师或者法官,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感情破裂”的结果是双方共同造成的。对于“辩审冲突”我主张坚持三个基本立场。第一,坚守而不死守。对影响被告人合法权益的核心问题必须坚守辩护观点,不妥协,但是,对一些非关键问题,不必一味死守,此地争一寸可能在他地失一城。第二,话硬而气不硬。庭审中坚定的立场是从表达的坚定程度体现出来的,并不靠声音的高亢和充沛的情感表现,一旦律师带有强烈的情绪发表意见,其可信度是要打折扣的。所以,庭上不可动气。


第三,控场而不怯场。辩审冲突往往是因为法官要控场而律师认为权利受限制而引起的。在法庭上,当然是法官控场,律师过于强势难免发生冲突。但是,法官控场并不意味着律师就要一味的受“压迫”。律师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发言机会把“场”控回来。与法官争论非但不能控场,很可能会失“场”。我们看到很多“死磕派律师”被驱逐出法庭,此时律师变成了输家。所以,律师在法庭上不怯场,能适时变被动为主动就能达到辩护效果。


以上是我对甘律师讲课涉及的两个热门话题的粗浅看法,希望得到大家的批评指正。


主持人张元龙:


我想死磕的产生:一方面、具备一定的历史原因,应该在刑诉法第二次修正时,刑诉法增加了很多保障辩护人的权利,其中一些权利提前到了侦查阶段,这样就要求公权力部门要严格遵守程序法之规定,但有关部门不严格遵守,为了维权也就出现了死磕的律师;第二方面,具备地域的因素,比如沿海较发达地区,死磕派律师相对少些,这与这些地区的公权力部门自觉严格遵守法律程序办案有关,相对内地较开放一些;第三个方面、死磕具多重意义上解释,没有确切的定义,有说是作秀的,有说是维护委托人权益的才死磕的,有说是即便死磕确定监督了有关部门遵守法律,促进了国家法治的进步。到今天,死磕不能立即灭亡,但以后随着社会进步,法治建设的发展说不定哪一天没有死磕了。今天晚上的讲座很成功,按原预定的目标的内容主讲人讲得很好,点评人也点评得很优秀。今晚的讲座就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手机版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