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辩网欢迎您,专注公司犯罪边界辩护与刑事合规平台![广州]我是公司我是律师
请登录免费注册充值VIP
罪名分类 
  • 罪名分类
  • 线上讲座
  • 沙龙论坛
  • 公司辩护
  • 实战案例
  • 行业资讯
罪名分类
首页> 罪名> 传销犯罪> 张小龙、魏君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张小龙、魏君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发布:2018-10-16
浏览:3210
分享:
张小龙、魏君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7)湘06刑终115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裁判日期: 2017-06-05
合 议 庭 :  漆晟黄启宇黎小忠
审理程序: 二审
上 诉 人 : 张小龙 魏君 董扬扬 王友明 郭景涛 黄钦英 杨远宝 严孔泽 邓贵前 江琛 吕金龙 潘显东 汪飞 严祥 惠仕荣 李来龙 安伦锋 许双龙
上诉人代理律师: 刘海波 [湖南云盟律师事务所]
文书性质:裁定

文书正文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小龙,男,1985年6月1日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2月24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2016年1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魏君,男,1989年9月11日出生于四川省三台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四川省三台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2月15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董扬扬,男,1989年9月4日出生于湖北省安陆市,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湖北省安陆市;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友明,男,1987年4月4日出生于湖北省随县,汉族,高中文化,农民,住湖北省随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景涛,男,1991年4月4日出生于湖北省丹江口市,汉族,大学文化,农民,住湖北省丹江口市;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海波,湖南云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黄钦英,女,1990年8月16日出生于重庆市忠县,汉族,中专文化,农民,住重庆市忠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5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云溪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远宝,男,1992年2月25日出生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伽师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严孔泽,男,1994年4月2日出生于贵州省榕江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榕江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邓贵前,男,1994年5月8日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江琛,男,1995年08月20日出生于四川省绵阳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5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吕金龙,男,1993年8月13日出生于湖北省钟祥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湖北省钟祥市;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9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潘显东,男,1995年10月8日出生于贵州省黄平县,苗族,小学文化,农民,住贵州省黄平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汪飞,男,1996年6月14日出生于贵州省铜仁地区思南县,苗族,初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铜仁地区思南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严祥,男,1994年3月16日出生于贵州省毕节市,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贵州省毕节市;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惠仕荣,男,1991年9月3日出生于贵州省水城县,汉族,高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水城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来龙,男,1988年9月16日出生于云南省曲靖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0月31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安伦锋,又名安军,男,1993年1月30日出生于贵州省六盘水市,彝族,初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5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许双龙,男,又名许孬,1996年2月17日出生于四川省营山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营山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9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李洋,男,1991年2月26日出生于四川省蓬安县,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蓬安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9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宋庆贺,男,1990年11月8日出生于江苏省睢宁县,汉族,中专文化,农民,住江苏省睢宁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5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吴成保,男,1994年12月8日出生于贵州省贵定县,苗族,小学文化,农民,住贵州省贵定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9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伍开林,男,1992年8月1日出生于重庆市秀山县,土家族,小学文化,农民,住重庆市秀山县;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5年11月9日被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白石岭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湖南省岳阳市看守所。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1,男,1994年12月28日出生于重庆市,汉族,农民,家住重庆市垫江县。

审理经过

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审理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张小龙、魏君、董扬扬、王友明、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李洋、邓贵前、江琛、吕金龙、李来龙、严祥、潘显东、惠仕荣、汪飞、安伦锋、宋庆贺、伍开林、吴成保、许双龙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1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二O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作出(2016)湘0602刑初35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张小龙、魏君、董扬扬、王友明、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江琛、吕金龙、李来龙、严祥、潘显东、惠仕荣、汪飞、安伦锋、许双龙不服,提出上诉。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于二O一七年四月五日将案卷移送本院。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案件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判决认定:2012年年底,被告人张小龙在湖南省株州市加入名为“天津天狮生物科技公司”的传销组织,先后在湖南省株洲市、江西省萍乡市开展传销活动。2013年8月,张小龙被该组织领导王兵(在逃)提拔为C级领导,先后在湖南省娄底市、邵阳市带领团队开展传销活动。2014年11月,张小龙被该传销组织领导王兵提拔为B级领导。2015年4月底,张小龙方某2亮(在逃)蒋某剑(在逃),脱离王兵领导,自行带领各自团队到湖南省岳阳市开展传销活动。其中张小龙带领B级成员魏君,董扬扬、郭景涛、黄钦英、杨远宝、严孔泽,潘显东、吕金龙、江琛等人窜至湖南省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南市场、岳州中学、八字门菜市场附近,租房进行非法传销活动。

被告人张小龙、魏君为骗取他人财物,维系非法传销组织的发展,伙同被告人董扬扬、王友明、郭景涛、黄钦英、杨远宝、严孔泽等人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集团,多次实施抢劫、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犯罪活动。

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组织、领导被告人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吕金龙、李洋、李来龙、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吴成保、严祥、宋庆贺、许双龙、伍开林先后在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南市场、岳州中学出租房等地对被害张某林任某锐陈某1创何某亮许某1龙余某明惠某荣宋某杰黄某1华等17人实施抢劫、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犯罪活动,该传销组织的作案方式为,先安排传销组织组织成员上网寻找、物色在网上发布求职信息的受害人,以“提供工作机会、提供优厚待遇”或以谈恋爱为名,取得受害人信任。将受害人骗至岳阳市后,再安排组织成员到火车站、汽车站将受害人接来,并将受害人带至该组织的租房窝点,受害人一旦进入该组织的租房内,便被该组织非法拘禁。控制住受害人后,逼迫受害人交出手机、身份证、行李等随身物品,为防止受害人逃跑,安排组织成员24小时看守受害人,受害人被非法拘禁的第四天,该组织的C级成员会对受害人进行一次殴打,逼迫受害人加入“新行业”。受害人被非法拘禁的第八天,如还不肯加入,再由C级成员实施一次殴打。受害人被长时间非法拘禁及多次殴打之后,多数被迫答应加入。一旦受害人态度有所服从,该组织成员再拿出事先写好的纸条,逼迫受害人按照纸条上的内容打电话给家人。内容为“出事故摔伤睾丸,在医院抢救,需要钱做手术”或“出安全事故,将他人弄伤,需赔偿医药费”等。被害人家人一旦汇款,该组织即拿走被害人的银行卡、身份证,逼问出密码,到银行将钱取走。

以张小龙、魏君为首的犯罪组织在实施抢劫作案时分工基本明确,江琛、潘显东主要上网物色、欺骗受害人;被告人伍开林、严祥到火车站、汽车站接受害人;安伦锋、吕金龙“唱黑脸”对受害人实施恐吓;吴成保、许双龙主要对受害人看守、监视;被告人杨远宝、郭景涛、王友明、严孔泽、董扬扬、黄钦英主要对受害人实施殴打、逼家人汇款。

以张小龙、魏君为首的传销组织通过组织上述被告人多次实施抢劫、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犯罪活动,非法获利50余万元。其中被告人王友明参与抢劫作案12次,7次为主,5次为从,抢劫金额为426155元,非法拘禁2次,2次为主,故意伤害1次,1次为主犯;被告人董扬扬参与抢劫作案9次,抢劫金额为333905元,4次为主,5次为从,参与非法拘禁罪4次,4次为主;被告人杨远宝参与抢劫作案10次,9次为主,1次为从,抢劫金额为366705元,参与非法拘禁4次,3次为主,1次为从;参与故意伤害作案1次,系主犯;被告人郭景涛参与抢劫作案12次,8次为主,4次为从,抢劫金额为416155元,非法拘禁作案5次,3次为主,2次为从;被告人黄钦英抢劫作案14次,抢劫金额为551190元,13次为主,1次为从,非法拘禁作案3次,1次为主,2次为从;被告人严孔泽参与抢劫作案8次,7次为主,1次为从,3次非法拘禁,2次为主,1次为从,抢劫金额为266655元;被告人邓贵前抢劫作案4次,4次为从,抢劫金额为172700元,参与非法拘禁1次,系从犯,参与故意伤害1次,系从犯;被告人吕金龙抢劫作案8次,8次为从犯,抢劫金额为279350元,参与非法拘禁2次,2次为从犯;参与故意伤害1次,系从犯;被告人李洋抢劫作案3次,3次为从,抢劫金额为113955元,非法拘禁1次,1次为从;被告人李来龙抢劫1次,金额为40000元,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江琛抢劫作案3次,3次为从犯,金额为149800元,参与非法拘禁1次,为从犯,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潘显东抢劫作案4次,4次为从犯,金额为162700元;参与非法拘禁1次,为从犯;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安伦峰抢劫作案2次,2次为从,金额为89900元,参与非法拘禁1次,为从犯,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惠仕荣抢劫作案3次,3次为从犯,金额为139900元,参与非法拘禁1次,为从犯,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汪飞抢劫作案2次,2次为从犯,系从犯,金额为89900元,参与非法拘禁1次,为从犯,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吴成保抢劫作案1次,金额14155元,系从犯,参与非法拘禁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严祥抢劫作案2次,2次为从犯,涉案金额为90000元,参与非法拘禁1次,为从犯,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宋庆贺参与抢劫作案1次,系从犯,涉案金额为49900元,参与故意伤害犯罪1次,为从犯;被告人许双龙抢劫作案3次,3次为从犯,涉案金额为119850元,参与非法拘禁犯罪1次,系从犯;被告人伍开林参与抢劫作案2次,2次为从犯,涉案金额为44105元。被告人张小龙等22名被告人的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事实

2013年年初,被告人张小龙在湖南省株洲市加入名为“天津天狮生物科技公司”的传销组织,先后在湖南省株洲市、娄底市、江西省萍乡市开展传销活动。
2013年8月,张小龙被该组织领导王兵(在逃)提拔为C级领导,先后在湖南省娄底市、邵阳市带领团队开展传销活动。2014年11月,张小龙被该传销组织领导王兵提拔为B级领导。2015年4月底,张小龙方某2亮(在逃)蒋某剑(在逃),脱离王兵领导,自行带领各自团队到岳阳市开展传销活动。其中张小龙带领魏君、董扬扬、郭景涛、黄钦英、杨远宝、严孔泽,潘显东、吕金龙、江琛等人窜至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南市场、岳州中学、八字门菜市场附近,租房进行非法传销活动。

被告人张小龙、魏君为骗取他人财物,维系非法传销组织的发展,伙同被告人董扬扬、王友明、郭景涛、黄钦英、杨远宝、严孔泽等人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集团,多次实施抢劫、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犯罪活动。该组织结构严密、层级清晰、分工明确。分为“大B、小B、大C、小C、D、E”六个层级。被告人张小龙系该组织的发起、策划、操纵者,为“大B级”成员;被告人魏君系该组织的协调、组织、管理者,为“小B级”成员;被告人董扬扬、王友明系其下属层级的管理、协调者,为“大C级”成员;被告人郭景涛、黄钦英、杨远宝、严孔泽系各自传销窝点的管理、领导者,为“小C级”成员;被告人李洋、邓贵前、江琛、吕金龙、李来龙、严祥、潘显东、惠仕荣、汪飞、安伦锋、宋庆贺、伍开林、吴成保、许双龙等人分别为“D级”或“E级”成员。

同时,被告人张小龙直接管理被告人王友明、郭景涛、黄钦英三个C级成员,被告人魏君直接管理被告人董扬扬、杨远宝、严孔泽三个C级成员。被告人董扬扬负责管理被告人杨远宝、严孔泽两个小C级成员,被告人王友明负责管理郭景涛、黄钦英两个小C级成员。

2015年4月至10月间,以被告人张小龙、魏君为首的传销犯罪集团,通过互联网发布虚假招聘信息,以介绍工作为由,诱骗和强迫他人加入该组织,编造和虚构公司名称及商品,以推销所谓的“天津天狮集团黛姿诗贝化妆品(3900元/套)”为名,威逼参加者以购买商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每发展1人“提成”525元,购买产品后按照相应比例分配各层级报酬),引诱、胁任某锐陈某1创何某亮张某林杜某1飞余某明等十余人加入该非法传销组织,采取欺骗、恐吓、殴打等方式,强迫他人购买商品120余套,骗取财物近50余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

针对上述事实,原审判决列举了经庭审举证、质证、认证的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黄钦英、杨远宝、严孔泽的供述,证方某1卫龙某月王某1峰邓某1光吕某1品冉某飞李某2安赵某军高某歌的证言,传销窝点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扣押物品清单等证据予以证明。

二、抢劫事实

1何某亮被抢劫案

2015年10月初何某亮(男,1993年5月6日出生,贵州省独山县麻尾镇人)在网上QQ群发布寻找厨师工作的信息,被告人严孔泽打电话给他以可以帮忙安排厨师工作为名将其骗至岳阳市。被告人伍开林彭某1超(另案处理)按照被告人严孔泽的安排,何某亮接至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亮山社区居民点出租房(系被告人严孔泽管理的传销窝点)。被告人严孔泽让被告人杨远宝、郭景涛、黄钦英、董扬扬等人至传销窝点“整新人的态度”。被告人杨远宝借故何某亮手机拿走,何某亮讲假话为由对其进行殴打。被告人严孔泽安排被告人伍开林担任何某亮的“师傅”,向其灌输“传销组织知识”和“规矩”,并安排被告人吴成保、伍开林、李洋等人看何某亮。数天后,何某亮不愿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杨远宝“唱黑脸”、被告人郭景涛“唱白脸”,威胁、诱何某亮加入传销组织,后被告人杨远宝、严孔泽先后何某亮实施殴打。约8天后,被告人黄钦英何某亮脱掉衣物,对其扇耳光,拳打脚踢。约12天后何某亮被逼无奈,只得答应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郭景涛、黄钦英、严孔泽、伍开林、吴成保、李洋等人即威何某亮联系其家人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被告人黄钦英出示一张纸条(内容大致为:摔伤生殖器,急需手术费用),逼何某亮按照纸条上的内容给其家人打电话,要其家人汇款4万元。何某亮打电话时未带“哭腔”,被告人郭景涛逼何某亮卧倒在地,用脚踩其的背部。被告人黄钦英假扮医院护士何某亮家人通话,谎称:何某亮在医院动手术,要需交4万元押金”。被告人黄钦英、郭景涛、李洋等人利用被套、床单将房间假扮成病房,并将涂抹了红墨水的纱布粘贴何某亮的生殖器部位,使用手机拍照发何某亮的家人何某亮家人信以为真,即将9000元汇至何某亮的银行账户。后被告人严孔泽何某亮随身携带的银行卡、存折、身份证搜走,并逼迫其告知银行卡密码。

2015年10月19日,被告人严孔泽、郭景涛、李洋携何某亮的银行卡、身份证至岳阳市某邮政储蓄银行,由被告人李洋取款8955元。被告人董扬扬、王友明至湖北省武汉市某建设银行,在ATM机取何某亮随身携带的银行卡内现金5200余元。后被告人董扬扬、严孔泽将所取款项交与被告人张小龙、魏君。

2张某林被抢劫案

2015年10月,被告人潘显东以提供当挖掘机司机为名,张某林骗至岳阳市。被告人王友明、黄钦英安排被告人潘显东、惠仕荣张某林接至岳阳市岳阳楼区中南市场C区6栋303室(被告人王友明、黄钦英管理的传销窝点)。进入窝点后,被告人邓贵前、吕金龙、安伦锋、严祥、惠仕荣、汪飞等人张某林控制。被告人王友明安排被告人惠仕荣担张某林的“师傅”。被告人黄钦英让被告人杨远宝、郭景涛“整新人的态度”,被告人杨远宝、安伦锋等人“唱黑脸”,被告人郭景涛、邓贵前等人“唱白脸”,被告人杨远宝逼张某林交出手机,并张某林实施殴打。数天后,被告人惠仕荣、邓贵前、严祥、汪飞、潘显东、安伦锋等人看张某林,向其灌输“传销知识”,诱骗其加入传销组织。期间,被告人杨远宝、王友明采取拳打、脚踩等方式,先后张某林进行殴打,被告人严孔泽张某林随身的1700元强行收走。10月16日张某林因害怕,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黄钦英、严孔泽、郭景涛、惠仕荣等人即威张某林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张某林打电话时未带“哭腔”,被告人严孔泽即用脚踩踏其背部。张某林的家人向其银行卡汇款4万元。当日,被告人王友明、董扬扬、吕金龙等人至湖北省赤壁市一建设银行将4万元取走,交与被告人张小龙、魏君。

3任某锐被抢劫案

2015年9月底,被告人王友明安排被告人江琛以提供厨师工作为名,任某锐骗至岳阳市。被告人江琛及李傲威(另案处理)任某锐接至岳阳市岳州中学旁茶山菜市场一出租房内后,(被告人杨远宝管理的传销窝点)即被被告人李洋、许双龙等人控制,被告人许双龙“唱黑脸”。被告人严孔泽强行任某锐交出随身物品,被告人江琛任某锐的手机强行拿走。被告人杨远宝叫来被告人严孔泽、郭景涛“任某锐的态度”,被告人严孔泽任某锐没有学懂传销行业为由任某锐进行殴打。其后,被告人李洋、许双龙冉某飞赵某军(均在逃)等人看任某锐,向其灌输传销知识。被告人郭景涛、严孔泽又先后任某锐拳打脚踢,被告人董扬扬亦至传销窝点诱任某锐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杨远宝任某锐随身携带的银行卡强行拿走,任某锐的银行卡被陆续取走现金近4000元。10月9日任某锐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杨远宝、黄钦英、李洋等人逼任某锐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任某锐的家人分两次向其银行卡汇款共50000元。当日,被告人杨远宝、黄钦英、董扬扬到岳阳市步行街工商银行,取任某锐银行卡内现金49900元。被告人董扬扬将钱款交与被告人张小龙。

4陈某1创被抢劫案

2015年9月,被告人严孔泽以介绍厨师工作为名,将被害陈某1创骗至岳阳市。被告人吕金龙、伍开林受被告人严孔泽的指派陈某1创带至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亮山社区出租房(被告人严孔泽管理的传销窝点)。被告人许双龙、吕金龙、伍开林赵某军冉某飞(在逃)吕某1品(另案处理)等人陈某1创围住吕某1品“唱白脸”,被告人郭景涛“唱黑脸”,逼陈某1创交出手机,并用手掌击陈某1创。其后数天,被告人许双龙、吕金龙、伍开林等人看陈某1创,被告人伍开林担陈某1创的“师傅”,向其灌输“传销知识”。期间,被告人严孔泽要求被告人杨远宝、黄钦英等人前来“陈某1创的态度”,被告人黄钦英唱“白脸”,被告人杨远宝“唱黑脸”,并陈某1创殴打。9月29日陈某1创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黄钦英、严孔泽、杨远宝、郭景涛等人逼陈某1创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陈某1创的父亲向其银行卡汇款30000元。被告人严孔泽强行拿陈某1创的银行卡,并逼问出密码。当日,被告人王友明、董扬扬及吕品至岳阳市农业银行康岳分理处,取陈某1创银行卡内现金29950元。被告人董扬扬将钱款交与被告人张小龙、魏君。

5杜某1飞被抢劫案

2015年10月,被告人潘显东以介绍挖掘机工作为名,杜某1飞骗至岳阳市。被告人黄钦英安排被告人潘显东、吕金龙杜某1飞接至岳阳市岳阳楼区中南市场出租房(被告人郭景涛管理的传销窝点)。被告人潘显东、吕金龙、邓贵前、汪飞王某1峰(另案处理)等人即围杜某1飞,向其介绍“传销行业”,被告人杨远宝威胁、恐杜某1飞,强迫其加入传销组织。其后数天杜某1飞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由被告人潘显东、吕金龙、邓贵前、安伦锋、汪飞、江琛王某1峰等人看管王某1峰担杜某1飞的“师傅”,向其灌输“传销知识”。期间,被告人郭景涛叫来被告人杨远宝、严孔泽、王友明等人“杜某1飞的态度”,被告人杨远宝、王友明、惠仕荣、安伦锋、吕金龙、汪飞、潘显东、邓贵前、宋庆贺等人分别“唱黑脸、白脸”,被告人杨远宝、王友明、严孔泽先后杜某1飞进行殴打。10月27日杜某1飞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黄钦英、吕金龙等人逼杜某1飞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杜某1飞之杜某3喜杜某1飞的银行卡汇入50000元。被告人黄钦英强行拿杜某1飞的银行卡,并逼问出密码。当日,被告人董扬扬、王友明、吕金龙、李洋至湖南省岳阳县农业银行,取杜某1飞的银行卡内现金49900元,后被告人王友明将钱款交给被告人张小龙。

6余某明被抢劫案

2015年8月19日余某明(男,1990年11月5日出生,贵州省开阳县人)被同冉某飞(在逃)以介绍工作为由骗至岳阳市。当晚19时许,冉飞和另一人接余某明将余带至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岳州中学对面亮山社区出租房(郭景涛负责管理的窝点)。被告人郭景涛叫来被告人董扬扬、杨远宝“整余安
明的态度”,被告人董扬扬“唱白脸”,被告人杨远宝“唱黑脸”,强行收余某明的手机,并余某明进行威胁、殴打,强迫其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郭景涛安排被告人潘显东担余某明的“师傅”,由被告人吕金龙、李来龙、惠仕荣、许双龙等人看余某明。数天后,余某明不愿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杨远宝再次余某明拳打脚踢。9月6日余某明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杨远宝、黄钦英、董扬扬、李来龙等人逼余某明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余某明的家人向其银行卡汇入40000元。被告人杨远宝强行拿余某明的银行卡,并逼问出密码。当日,被告人董扬扬、黄钦英吕某1品(在逃)至岳阳市农业银行新路口支行,取余某明的银行卡内现金40000元。被告人董扬扬将钱款交与被告人张小龙。

7刘某朋被抢劫案

2015年8月12日刘某朋(男,1993年3月27日出生,四川省雅安市荥经县人)在网上寻找足浴师工作。被告人杨远宝安赵某军将被告刘某朋骗至岳阳市。吕金龙赵某军在岳阳沃某玛门口接刘某朋,并刘某朋带至岳阳市岳阳楼区中南市场出租房(王友明负责管理的窝点)。进房后,被告人郭景涛、杨远宝、吕金龙、江琛、严祥赵某军等人刘某朋围住,被告人郭景涛、杨远宝分别唱“黑脸、白脸”,威胁、诱刘某朋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郭景涛强行收刘某朋的手机。其刘某朋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由被告人江琛、吕金龙、严祥赵某军等人看守。期间,刘某朋未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董扬扬、郭景涛先后刘某朋实施殴打。8月26日刘某朋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王友明、郭景涛、黄钦英、江琛等人逼刘某朋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刘某朋打电话时未带“哭腔”,被告人黄钦英、江琛掐其大腿。刘某朋的家人向其银行卡汇入50000元。被告人王友明强行拿刘某朋的银行卡,并逼问出密码。后被告人王友明董扬扬取刘某朋银行卡内现金至岳阳市农业银行新路口支行,取刘某朋的银行卡内现金50000元,交与被告人魏君。

8、宋庆贺被抢劫案

2015年7月底,被告人惠仕荣以介绍挖掘机工作为名,将宋庆贺骗至岳阳市罗某莉(在逃)安排被告人邓贵前冉某飞将宋庆贺带至岳阳市中南市场附近的传销窝点。窝点内的传销组织成员即将宋庆贺控制。被告人董扬扬、郭景涛分别“唱黑脸、白脸”,威胁、诱骗宋庆贺,逼迫其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郭景涛将宋庆贺的手机拿走罗某莉安排被告人邓贵前担任宋庆贺的“师傅”,负责看守和向其灌输“传销知识”。期间,被告人杨远宝、董扬扬、郭景涛先后至该传销窝点,对宋庆贺进行威逼、恐吓,被告人杨远宝、郭景涛对宋庆贺拳打脚踢。约十天后,宋庆贺被逼无奈,只得同意加入传销组织。后被告人董扬扬、邓贵前将宋庆贺带至另一传销窝点。8月8日,被告人王友明、黄钦英、杨远宝、郭景涛、邓贵前、吕金龙、惠仕荣罗某莉等人至该传销窝点,逼迫宋庆贺联系其家人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被告人邓贵前、吕金龙等人将房间假扮成医院病房,用红墨水涂抹宋庆贺身体,伪装成受伤部位,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后宋庆贺的家人向其银行卡汇入50800元罗某莉及被告人王友明强行拿走宋庆贺的银行卡,并逼问出密码。当日,被告人王友明取走宋庆贺银行卡内现金50000元,交与被告人魏君、张小龙。

9、吕金龙被抢劫案

2014年11月,被告人魏君、黄钦英、王友明尹某旋(已判刑)等人在湖南省娄底市从事非法传销活动。12月初尹某旋安排被告人王友明以提供厨师工作为名将吕金龙骗至娄底市一传销窝点。吕金龙进入传销窝点后即陈某3武李某4龙(均在逃)等人控制李某4龙担任吕金龙的“师傅”,向其灌输“传销知识”。数天后陈某3武许某2瑞(在逃)等人对吕金龙拳打脚踢,逼迫其加入传销组织。后吕金龙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12月6日,吕金龙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魏君、黄钦英李某4龙等人逼迫吕金龙联系其家人,并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吕金龙的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吕金龙的家向某1吕的银行卡汇入50000元,被告人魏君强行拿走吕金龙的银行卡,找吕金龙逼问出密码,将银行卡内50000元现金取走。

10、江琛被抢劫案

2015年3月,被告人魏君、郭景涛、黄钦英、王友明、吕金龙尹某旋等人在湖南省娄底市从事非法传销活动。被告人魏君安排被告人吕金龙以介绍厨师工作为名,将江琛骗至娄底市一传销窝点。江琛进入传销窝点后陈某3武彭某2江(在逃)等人将江琛控制,被告人王友明将江琛手机及现金100余元拿走,被告人吕金龙收走江琛另一部手机,后江琛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期间,因江琛不愿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王友明陈某3武先后对其实施殴打。3月29日,被告人魏君陈某3武等人逼迫江琛“交钱”加入传销组织,江琛无奈只得联系其家人。后其家人汇款4500元。被告人魏君强行拿走江琛的银行卡,并逼问出密码。当日,江琛的银行卡内4500元现金被取走。4月1日,被告人魏君声称“钱不够”,逼迫江琛联系其家人。被告人魏君、黄钦英、郭景涛等人即逼迫江琛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向其家人继续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被告人黄钦英假冒医院护士,诱骗江琛的家人。后江琛的家人向其银行卡汇入5000元。当日,汇入江琛银行卡内的5000元现金被取走。

11、李来龙被抢劫案

2015年7月,传销组织成员以介绍挖掘机工作为名,将李来龙骗至岳阳市。彭兵超(在逃)将李来龙带至岳阳市岳州中学附近的传销窝点。被告人王友明、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郭景涛、邓贵前、潘显东等人即将李来龙控制。被告人严孔泽担任李来龙的“师傅”。被告人杨远宝、王友明分别“唱黑、白脸”,威胁、诱骗李来龙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严孔泽将李来龙手机拿走,被告人杨远宝、王友明指使被告人潘显东搜走李来龙随身携带的1000余元现金。其后数天,被告人杨远宝、王友明、严孔泽先后对李来龙实施殴打,逼迫其加入传销组织。7月30日,被告人王友明、郭景涛、严孔泽、黄钦英、杨远宝等人逼迫李来龙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后李来龙的家人向其银行卡汇入30000元。被告人王友明强行拿走李来龙的银行卡,并掐其背部,逼问出密码。被告人王友明将李来龙的银行卡内32800元现金取走,交与被告人魏君。

12、汪飞被抢劫案

2015年7月,传销组织成员以介绍挖掘机工作为名,将汪飞骗至岳阳市。被告人杨远宝安排被告人严孔泽、吕金龙将汪飞带至岳阳市岳阳楼区中南大市场附近的传销窝点。被告人严孔泽、杨远宝、王友明等人将汪飞携带的随身物品搜走,对其威胁、恐吓,逼迫其加入传销组织。其后数天,汪飞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期间,被告人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等人先后数次对汪飞实施殴打。7月31日,被告人魏君、王友明、董扬扬、黄钦英、杨远宝等人逼迫汪飞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后汪飞的家人向被告人王友明等人提供的银行账户汇入10000元。被告人魏君安排被告人董扬扬将10000元取走,交与被告人张小龙。

13、惠仕荣被抢劫案

2015年4月,被告人王友明、郭景涛、严孔泽、黄钦英尹某旋等人在湖南省娄底市从事非法传销活动。4月初,被告人严孔泽以提供挖掘机工作的名义将惠仕荣骗至娄底市一传销窝点。惠仕荣进入传销窝点后即被控制,其随身携带的手机、银行卡及500元现金被强行收走。窝点内的传销组织成员恐吓、殴打惠仕荣,威逼其加入传销组织。数天后,惠仕荣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郭景涛、黄钦英、王友明等人至该传销窝点,逼迫惠仕荣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后惠仕荣的家人向其银行卡汇入40000元。4月6日,惠仕荣的银行卡被取走现金39950余元。

14温某华被抢劫案

2014年11月,被告尹某旋(已判)带李某5琪(已判)、魏君王某2伟(已判)龚某喜(已判)、黄钦英等人在广东省韶关市搞传销,2014年12月16日,受害温某华(男,1987年8月11日出生,湖南省株洲县人)被黄钦英以谈恋爱为名骗至广东省韶关市。黄钦英黄某4丽(在逃)在韶关市武江沃某玛超市门口接温某华,并温某华带至韶关市武江区蓝屋村166号702房(魏君李某5琪负责管理的窝点)温某华进入房间后即被房间内王某2伟(已判)龚某喜(已判)等人控制温某华身上现金4400元,银行卡四张,苹果6手机被拿走李某5琪安龚某喜负责看温某华温某华被控制的第三天,被告人魏君王某2伟到房间,由魏君唱黑脸王某2伟唱白脸,魏君用手抓温某华的头撞墙,用拳头殴打并拿出菜刀恐温某华,逼温某华说出银行卡的密码。魏君温某华的4张银行卡及密码交尹某旋。2014年12月15日至2015年1月10日期间,被告尹某旋拿温某华的银行卡共取走现金82670元,并拿温某华的银行卡到韶关市华富休闲中心、苏荷酒吧、好来客便利店等地方消费2365.2元。2015年1月15日温某华被解救。

针对上述事实,原审判决列举了经庭审举证、质证、认证的被害何某亮张某林任某锐陈某1创杜某1飞余某明刘某朋、宋庆贺、吕金龙、江琛、李来龙、汪飞、惠仕荣温某华的陈述,证杜某3喜等人的证言,辩认笔录、银行卡交易明细及视频截图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明。

三、故意伤害事实

2015年10月,被告人江琛以介绍工作为由,将被害黄某1华骗至岳阳市。被告人王友明安排被告人江琛、严祥黄某1华带至岳阳市岳阳楼区中南市场C区6栋2单元303房(被告人王友明、黄钦英管理的传销窝点)黄某1华进入窝点后,被告人邓贵前、惠仕荣、潘显东、汪飞、严祥、吕金龙、李来龙、安伦锋、宋庆贺、江琛等人即围黄某1华,分别“唱黑、白脸”,向其宣讲“传销知识”,诱骗其加入传销组织,遭其拒绝。被告人潘显东强黄某1华交出手机黄某1华不肯,并持刀抗拒,被告人邓贵前即上前夺刀,被划伤,被告人安伦锋、宋庆贺、潘显东、汪飞、惠仕荣、李来龙、严祥等人即黄某1华按至房间墙角。被告人汪飞持塑料板凳、被告人潘显东持木棍击黄某1华,被告人安伦锋、宋庆贺、惠仕荣、李来龙、严祥等人黄某1华拳打脚踢。之后,被告人惠仕荣黄某1华被打情况告知被告人王友明,被告人王友明、杨远宝即赶至该传销窝点,黄某1华拳打脚踢。其后数天黄某1华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被告人王友明安排被告人李来龙担黄某1华的“师傅”,被告人潘显东、惠仕荣、汪飞、严祥等人负责看守。期间,黄某1华不愿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王友明、杨远宝又数次黄某1华实施殴打,被告人王友明并让被告人惠仕荣、汪飞找来木棍、皮带抽黄某1华,其随身携带的银行卡、身份证及一台VIVO手机被抢走。后被告人王友明、杨远宝逼黄某1华联系其亲友,黄某1华“撞伤人需赔偿”为由,索要20000元,因其亲友未相信而未果。10月21日,黄某1华伤势较重,被告人王友明向被告人张小龙“请示”后,被告人杨远宝、郭景涛、惠仕荣黄某1华送至岳阳市火车站,让其乘岳阳至凯里的火车离开黄某1华上车后,将自己的遭遇给列车员讲了,在火车途经湘潭的时候黄某1华被列车员送下了火车并将他送到湘潭市中心医院。

针对上述事实,原审判决列举了经庭审举证、质证、认证的被害黄某1华陈述,证黄某2娟黄某3燕邓某1光的证言及提供的照片,岳阳市平安司法鉴定所第3-210号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辨认笔录黄某1华手机的提取笔录及VIVO手机购买发票,被告人张小龙、王友明、杨远宝、邓贵前、吕金龙、李来龙、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严祥、宋庆贺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明。

四、非法拘禁事实

1杨某亮被非法拘禁事实。

2015年9月18日,被告人严孔泽以介绍销售工作的名义将被害杨某亮骗至岳阳市。被告人李洋、吕金龙受被告人严孔泽的指派杨某亮带至岳阳市岳州中学附近菜市场一出租房处(被告人杨远宝管理的传销窝点)。被告人杨远宝安排被告人李洋、吴成保彭某1超李某2安(在逃)等人负责看杨某亮,由被告人李洋杨某亮的“师傅”,向其灌输“传销知识”,诱骗其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李洋骗杨某亮一台VIVO手机后,交给被告人杨远宝。其后数天杨某亮一直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期间,被告人杨远宝、董扬扬、严孔泽、郭景涛等人先后威逼、恐杨某亮,强迫其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董扬扬借杨某亮“未看懂传销行业”,对其实施殴打。约15天后杨某亮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杨远宝、黄钦英、李洋等人逼杨某亮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后杨某亮的家人未汇款而未果。

2李某1宇被非法拘禁事实

2015年10月,传销组织成员龙阳(在逃)以介绍挖掘机工作的名义李某1宇骗至岳阳市。被告人严孔泽安排龙阳等人李某1宇带至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亮山社区居民点一出租房(被告人严孔泽管理的传销窝点),被告人严孔泽、许双龙等人即李某1宇控制。被告人严孔泽李某1宇的银行卡、身份证、手机强行拿走,并叫来被告人郭景涛、杨远宝“李某1宇的态度”,威逼、诱骗其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严孔泽安排被告人许双龙担李某1宇的“师傅”,负责看李某1宇。此后十余天李某1宇一直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

3宋某杰被非法拘禁事实。

2015年9月份宋某杰(男,1989年10月12日出生,湖北省崇阳市路口镇人)在网上QQ群发布求职信息,被王友明安排的人打电话骗至岳阳市。被告人王友明安排被告人江琛及高晨歌(在逃)宋某杰带至岳阳市岳阳楼区中南市场出租房(被告人王友明、黄钦英管理的传销窝点)。被告人王友明、黄钦英叫来被告人董扬扬、郭景涛“宋某杰的态度”宋某杰进入传销窝点后,被告人邓贵前、严祥、江琛、安伦锋、汪飞、潘显东、吕金龙等人即宋某杰围住,被告人董扬扬、郭景涛“唱黑脸”,被告人邓贵前、严祥“唱白脸”,威胁、诱宋某杰加入传销组织。其后数天,被告人王友明安排被告人严祥担宋某杰的“师傅”,被告人严祥、邓贵前、安伦锋等人看管、控宋某杰,向其灌输“传销知识”。期间,被告人董扬扬、郭景涛先后宋某杰进行殴打,逼迫其加入传销组织。宋某杰因害怕,同意缴纳“费用”,交出其银行卡,并加入传销组织,之后,他银行卡内现金2500元被取出。

4唐某磊被非法拘禁事实

2015年10月,传销组织成赵某军以介绍工作为名,将被害唐某磊骗至岳阳市。被告人杨远宝安排赵秀军唐某磊带至岳州中学茶山菜市场出租房(被告人杨远宝管理的传销窝点)。进入传销窝点后,被告人杨远宝叫来被告人董扬扬、严孔泽“唐某磊的态度”,被告人董扬扬唐某磊实施殴打,逼迫其加入传销组织。其后数天唐某磊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赵某军彭某1超(在逃)等人看管赵某军唐某磊的手机拿走。期间,唐某磊不愿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郭景涛、董扬扬先后对其进行殴打,被告人杨远宝还逼唐某磊交出其随身携带的银行卡及现金800元。

5、许双龙被非法拘禁事实

2015年8月,被告人杨远宝以介绍塔吊工作为名,将许双龙骗至岳阳市。许双龙被传销组织成员带至岳阳市岳州中学附近的传销窝点后,被告人郭景涛即让许双龙交出随身物品,被告人王友明“唱白脸”,被告人郭景涛“唱黑脸”,威逼、恐吓许双龙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惠仕荣担任许双龙的“师傅”,负责看守及向其灌输“传销知识”。其后数天,许双龙被拘禁于该传销窝点。期间,被告人郭景涛、董扬扬等人先后对许双龙实施殴打,强迫其加入传销组织。约十余天后,许双龙被迫同意加入传销组织。被告人王友明、董扬扬、黄钦英、郭景涛、杨远宝、惠仕荣罗某莉等人即逼迫许双龙联系其家人,采取假扮病房、伪装受伤部位、冒充护士的方式,以“生殖器受伤,急需手术费”为由索要钱款,用以购买传销组织所谓的“商品”。被告人王友明强行拿走许双龙的银行卡,并逼问出密码。后因许双龙的家人未汇款,被告人王友明将其卡内4700余元现金取走。

针对上述事实,原审判决列举了经庭审举证、质证、认证的被害杨某亮李某1宇宁某杰唐某磊、许双龙的陈述,证陈某1创赵某军等人的证言及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针对全案事实,原审判决列举了经庭审举证、质证、认证的岳阳市公安白某岭分局金凤桥派出所干易某瑶熊某达胡某磊、王府的证言,四川省峨眉山市公安局干邓某2伟、邓华证言,岳阳市公安白某岭分局干陈某4坚陈某5洪证言,22名被告人的户籍资料等证据予以证明。

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黄某1华系从事塔吊工作的建筑工人,受伤后在湘潭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6天,经法医鉴定,从出院之日全休90天。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黄某1华的直接物质损失为:医药费65915.66元、住院期间交通费酌定为1000元、误工费14009.3元(44081÷365×116=14009.3元)、护理费3026.969元(服务行业42494÷365×26=3026.929元)、伙食补助费1560元(26天×60元/天=1560元),以上总计共85511.93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岳阳市岳阳楼区价格认证中心对岳阳白某岭公安局向本院移交的所扣押的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的黄金项链、黄金戒指、别克轿车进行价格鉴定,价值共计为139800元。(其中魏君黄金戒指12.1克,价值为3848元,黄金项链43.68克,被告人张小龙持有71.2克,价值分别为22642元和13890元,别克轿车99000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邓贵前、汪飞、宋庆贺、惠仕荣就民事赔偿与被害黄某1华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并分别向被害人支付赔偿款6000元,被害黄某1华向本院出具谅解书,请求对被告人邓贵前、汪飞、宋庆贺、惠仕荣从轻处罚。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以推销商品,购买所谓的天狮产品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费用、购买商品获得加入传销组织资格,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罪;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吕金龙、李洋、李来龙、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吴成保、严祥、宋庆贺、许双龙、伍开林为获取传销组织所宣传的非法收益(提成),通过网络聊天等方式,以谈恋爱、介绍工作为名先后何某亮张某林任某锐宋某杰刘某朋余某明、惠仕荣、李来龙温某华等17名被害人骗入传销组织窝点后控制其人身自由,通过对被害人进行传销理念洗脑、体罚以及强行搜取其随身携带的身份证、银行卡、手机、现金等方式,控制被害人人身自由并逼从某里骗钱打入被害人的银行卡,再安排人将钱取走,其行为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其中被告人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吕金龙、李洋、江琛、潘显东、惠仕荣、许双龙系多次抢劫且数额巨大;被告人严祥、伍开林、安伦峰、汪飞抢劫数额巨大,被告人宋庆贺、李来龙、吴成保抢劫数额较大;被告人张小龙、魏君、董扬扬、杨远宝、王友明、郭景涛、黄钦英、严孔泽、吕金龙、邓贵前、李洋、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吴成保、严祥、许双龙为引诱、胁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发展传销组织成员以获取传销组织报酬,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分别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张小龙、魏君、杨远宝、王友明、邓贵前、吕金龙、李来龙、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严祥、宋庆贺为胁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殴打他人身体致轻伤,其行为分别构成故意伤害罪。

本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均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张小龙、魏君为共同实施犯罪,伙同被告人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等人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集团,系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应对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被告人张小龙、魏君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

被告人王友明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抢劫共同犯罪第2、5、7、8、11、10、12、次中积极实施犯罪行为,系主犯、在第1、3、4、9、13次抢劫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犯罪第3、5次,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均积极实施犯罪行为,系主犯;

被告人董扬扬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抢劫共同犯罪第6、7、8、12次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在第1、2、3、4、5次抢劫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1、3、4、5次积极实施犯罪行为,系主犯,在第2次非法拘禁罪中系从犯;

被告人杨远宝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2、3、4、5、6、7、11、12次中积极实施犯罪行为,系主犯,在第8次抢劫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1、4、5次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2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积极实施犯罪行为,系主犯;

被告人郭景涛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3、4、5、6、7、8、12次中积极实施犯罪行为,系主犯、在第2、10、13、11次抢劫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3、4、5次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在第1、2次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黄钦英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至13次中积极实施犯罪行为,系主犯,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4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5次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第1、3次非法拘禁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严孔泽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2、3、4、5、11、13次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2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4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第1、2次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

被告人邓贵前在抢劫共同犯罪第2、5、8、11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第3次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吕金龙在抢劫共同犯罪第2、4、5、6、7、8、10、12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1、3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李洋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3、5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1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李来龙在抢劫共同犯罪第6次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系从犯;

被告人江琛在抢劫共同犯罪第3、5、7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第3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潘显东在抢劫共同犯罪第2、5、6、11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第3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安伦锋在抢劫共同犯罪第2、5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第3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惠仕荣在抢劫共同犯罪第2、5、8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第5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汪飞在抢劫共同犯罪第2、5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第3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吴成保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1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严祥在抢劫共同犯罪第2、7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第3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宋庆贺在抢劫共同犯罪第5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故意伤害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许双龙在抢劫共同犯罪第3、4、6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在非法拘禁共同犯罪第2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伍开林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4次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

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吕金龙、李洋、李来龙、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吴成保、严祥、宋庆贺、许双龙一人犯数罪,应数罪并罚。根据上述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可依法对被告人邓贵前、吕金龙、李洋、江琛、潘显东、安伦峰、惠仕荣、汪飞、许双龙、严祥、伍开林减轻处罚,对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董扬扬、杨远宝、严孔泽、郭景涛、黄钦英从轻处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黄某1华造成的损失85511.93元,应由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杨远宝、江琛、吕金龙、潘显东、惠仕荣、李来龙、安伦峰、严祥、邓贵前、汪飞、宋庆贺共同赔偿,其中40%即34204.78元,由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杨远宝按份赔偿,即每人承担8551.2元;剩余60%即51307.16元,核减被告人邓贵前、汪飞、宋庆贺、惠仕荣赔偿的24000元,剩余27307.16元由被告人江琛、吕金龙、潘显东、李来龙、安伦峰、严祥按份共同赔偿,即每人承担4551.2元。

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二、三、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判决:

被告人张小龙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五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四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二万三千元。

被告人魏君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九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二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八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二万三千元。

被告人董扬扬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四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三千元。

被告人王友明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六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二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九千元。

被告人杨远宝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四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五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七千元。

被告人郭景涛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二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二千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三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五千元。

被告人黄钦英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三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二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五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二万三千元。

被告人严孔泽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十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四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一万三千元。

被告人邓贵前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四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四千元。

被告人吕金龙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五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被告人李洋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千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并处罚金四千元。

被告人李来龙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江琛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被告人潘显东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四千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四千元。

被告人安伦峰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惠仕荣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汪飞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吴成保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严祥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宋庆贺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许双龙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被告人伍开林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黄某1华经济损失为85511.93元,由被告人张小龙赔偿8551.2元,由被告人魏君赔偿8551.2元,被告人杨远宝赔偿8551.2元,被告人王友明赔偿8551.2元,由被告人吕金龙赔偿4551.2元,由被告人江琛赔偿4551.2元,由被告人李来龙赔偿4551.2元,由被告人安伦峰赔偿4551.2元,由被告人潘显东赔偿4551.2元,由被告人严祥赔偿4551.2元,上述各被告人的赔偿款项,限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并由上述各被告人对剩余赔偿款61511.93元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二审请求情况

原审被告人张小龙上诉提出:上诉人没有抢劫任何人的财物,在其领导的传销组织中上诉人也没有指使或者授意他人抢劫;本案中所有的受害人都是自愿参加传销组织的,他们每天都可以自由出入传销窝点,也没有对他们非法拘禁;每个新加入的传销人员按规定将随身所带物品交由传销组织领导保管,所有的物品在过了一段时间后均如实退还,并没有变卖和强行占有;对每个新加入人员,有可能言语过激,但均没有殴打和体罚的行为,故一审认定上诉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与事实不符,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原审被告人魏君上诉提出:上诉人系被骗加入该传销组织,且上诉人到案后认罪态度好,能积极揭发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一审量刑过重,请求二审对其从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董扬扬上诉提出:上诉人及张小龙、魏君等人实施的组织、领导传销行为及非法拘禁行为、抢劫他人财物行为,属牵连犯,依法应采用吸收原则,择一重罪处罚,一审认定上诉人犯数罪而实行数罪并罚,对上诉人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原审被告人王友明上诉提出:在非法拘禁第5起事实中,上诉人与该笔事实没有关系;在抢劫第1、3、9起事实中,上诉人没有实施抢劫行为,还有的不知情,不应认定上诉人在该三起事实中犯罪,在抢劫第2、5、7、8、10、11、12起事实中,不应认定上诉人为抢劫的主犯;该案是因传销演变成抢劫,上诉人也没有获得赃款,一审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原审被告人郭景涛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在一审认定的抢劫第1、5、6起事实中,虽然上诉人当时在场,但上诉人没有对三被害人实施任何暴力手段,并且也不是上诉人组织策划的,一审认定上诉人为主犯错误;在一审认定的抢劫第10、11、12、13起事实中,至案发时,四被害人均已自愿加入传销组织,属于传销组织的成员,对该五起事实不应认定为犯罪;在非法拘禁第3、4、5起事实中上诉人不是策划者,且该三窝点也不是上诉人管理的,不应认定上诉人为主犯;本案中,上诉人也是被骗加入传销组织,没有分得赃款,且上诉人到案后认罪态度好,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黄钦英上诉提出:一审对其量刑过重,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杨远宝上诉提出:上诉人因法律意识淡薄,被骗加入传销组织。上诉人所犯罪行均是在被告人张小龙、魏君等人的安排下实施的,共同犯罪中所获赃款上诉人没获分文,且上诉人到案后认罪态度好,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严孔泽上诉提出:上诉人于2015年9月份才被张小龙、董扬扬提升为传销组织的实习管理人员,期间,上诉人均是在董扬扬的安排下被迫实施相关犯罪,上诉人主观上并没有犯罪的故意。因此,上诉人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上诉人在所有犯罪活动中均没有起重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对上诉人从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邓贵前上诉提出:上诉人因法律意识淡薄被骗加入传销组织,在所有犯罪过程中均只起了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在宋庆贺、李来龙被抢劫案中,因宋庆贺、李来龙均是在听课后自愿加入传销组织,向家里骗取钱财交给传销组织购买产品,且他们加入传销组织后积极参与传销组织的活动,故该两笔事实不应认定为抢劫;上诉人到案后认罪态度好,请求对其依法从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江琛上诉提出:2015年10月,上诉人在王友明的安排下黄某1华接至岳阳市中南市场王友明、黄钦英管理的出租房内后,就再没有黄某1华接触过,更没有殴打黄某1华,故上诉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上诉人没有直接参与逼刘某朋任某锐杜某1飞银行卡密码,也没有去取款。上诉人在王友明、黄钦英的安排下看刘某朋杜某1飞,在王友明的指使下任某锐的手机,上诉人并没有占有手机的故意。上诉人是被骗加入传销组织的,也是受害人,上诉人参与的接人、看守行为均是受他人安排,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对上诉人从轻处理。

原审被告吕某2友上诉提出:上诉人是在王友明的欺骗下加入传销组织的。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抢劫8次、非法拘禁2次以及故意伤黄某1华案中,上诉人只是在传销组织的安排下实施了接人,取款等事项,但并没有对受害人实施威胁、殴打行为,且上诉人也没有分得任何赃款,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理。

原审被告人潘显东上诉提出:上诉人也是被骗加入传销组织张某林杜某4飞被抢劫的事实,上诉人是在王友明、黄钦英的安排下张某林杜某1飞骗入传销组织的;至于被害宋某杰被抢劫的事实,上诉人当时并不在传销窝点,并不知情黄某1华被伤害事实,上诉人是在传销组织领导的安排下实施的,上诉人也是一名受害者,到案后认罪态度好,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对上诉人从轻处理。

原审被告人汪飞上诉提出:上诉人是被骗加入传销组织的,上诉人加入传销组织后没有积极参与被害张某林杜某1飞被抢劫案,没有对被害人实施过威胁、殴打行为,只是参与了看守被害人宋某杰被非法拘禁案中,上诉人只是在被害人到达传销窝点时在场,不到半小时就被带到了别的传销窝点,故上诉人不应构成非法拘禁罪;上诉人没有分得赃款,到案后认罪好,请求对其从轻判处。

原审被告人严详上诉提出:上诉人系被骗加入传销组织,也是受害者;上诉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系从犯;上诉人到案后认罪态度好,且系初犯,一审对上诉人量刑偏重,请求二审对其从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惠仕荣上诉提出:上诉人在被严孔泽骗入传销组织后,按严孔泽王友明、郭景涛的意思打电话给宋庆贺,至于宋庆贺是怎么被抢劫的,上诉人并不知情,故不能认定上诉人参与了对宋庆贺的抢劫;上诉人参与非法拘禁是被迫按照家长杨远宝的意思实施的,且上诉人没有非法拘禁许双龙的故意,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公正处理。

原审被告人李来龙上诉提出:上诉人于2015年7月份被骗加入传销组织。黄某1华故意作伤害中,上诉人并没有对被害黄某1华实施殴打余某明被抢劫案中,上诉人只是余某明被骗入传销组织时与其呆了一个多星期,后上诉人就没有余某明在一个传销窝点,至于以余某明被抢劫的事上诉人并不知情;上诉人在故意伤害、抢劫犯罪中均是被迫参与犯罪的,且上诉人到案后认罪态度好,一审对上诉人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对上诉人从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安伦锋上诉提出:上诉人没有参与对被害杜某1飞的抢劫,黄某1华故意伤害案中上诉人只黄某1华见过两次面,第一次黄某1华刚到的时候,但上诉人并没有殴黄某1华,第二次是在传销组织领导的安排下去的,当时黄钦英只黄某1华谈了话,并没有殴黄某1华;上诉人是被骗加入传销组织,也是受害者,在传销组织中实施的犯罪并不是上诉人主动实施的,没有主观的犯罪故意,且上诉人也没有分得任何赃款,且上诉人到案后能如实交待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又系初犯、从犯,一审对上诉人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依法对上诉人从轻判处。

原审被告人许双龙上诉提出:上诉人没有参与被害余某明被抢劫案,一审认定上诉人系该抢劫案中的从犯与事实不符,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张小龙、魏君、董扬扬、王友明、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江琛、吕金龙、李来龙、严祥、潘显东、惠仕荣、汪飞、安伦锋、许双龙与原审被告人宋庆贺、李洋、伍开林、吴成保分别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以及上诉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杨远宝、江琛、吕金龙、潘显东、惠仕荣、李来龙、安伦峰、严祥、邓贵前、汪飞与原审被告人宋庆贺因故意伤害给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黄某1华造成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85511.93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张小龙提出一审认定其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与事实不符,请求二审依法改判的意见。经查,上诉人张小龙伙同魏君、董扬扬、王友明等人,经组织、领导传销、购买所谓的产品为名,通过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手段,强行劫取他人财物,其中以上诉人张小龙为核心,以董扬扬、王友明、郭景涛、黄钦英等人为固定组织成员,分工明确,层级结构固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多次实施抢劫、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行为,上诉人张小龙系该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虽然其对有些犯罪事实不知情,但其对该犯罪集团所实施的犯罪行为均要承担法律责任。且原审认定上诉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故对上诉人张小龙的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魏君提出其系被骗加入该传销组织,且上诉人到案后认罪态度好,能积极揭发同案犯的犯罪事实,一审量刑过重,请求二审对其从轻处罚的意见。经查,原审根据上诉人的认罪态度及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的大小,依法对上诉人魏君判处刑罚,量刑适当,对上诉人魏君的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董扬扬提出其与张小龙、魏君等人实施的组织、领导传销行为及非法拘禁行为、抢劫他人财物行为,属牵连犯,依法应采用吸收原则,择一重罪处罚,一审认定上诉人犯数罪而实行数罪并罚,对上诉人量刑过重的意见。经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条规定,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并实施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妨害公务、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等行为,构成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故原审对上诉人采用数罪并罚原则并无不妥,对上诉人的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王友明提出其没有参与非法拘禁第5起;其在抢劫第1、3、9起事实中,上诉人没有实施抢劫行为,在抢劫第2、5、7、8、10、11、12起事实中不应认定主犯的意见。经查被害人许双龙在被骗入传销组织时,上诉人王友明负责“唱白脸”,威逼许双龙加入传销组织,并且事后还伙同同案黄钦英等人逼迫许双从某里骗取钱财,并强行拿走许双龙的银行卡,上述事实有被害人的陈述及其同案犯的供述在卷证明;在抢劫1、3、9起事实中,上诉人王友明负责合被害人的银行卡去银行取款、安排同案犯将被害任某锐骗到传销窝点,后同案犯对被害人实施抢劫,上述事实有被害人的陈述、同案犯的供述及银行取款的相关视频在卷证明;在抢劫第2、5、7、8、10、11、12起事实中,上诉人王友明作为传销组织的C级负责人负责安排分工、积极实施对被害人的殴打行为,在共同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综上,上诉人王友明的上诉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郭景涛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认定的抢劫第1、5、6起事实中,虽然上诉人当时在场,但上诉人没有对三被害人实施任何暴力手段,一审认定上诉人为主犯错误;在一审认定的抢劫第10、11、12、13起事实中,四被害人均已自愿加入传销组织,属于传销组织的成员,对该四起事实不应认定为犯罪;其在非法拘禁第3、4、5起事实中不应认定为主犯的意见。经查,在抢劫第1、5、6起事实中,上诉人郭景涛是5、6起事实发生的传销窝点的管理者,其安排人员对被害人进行威胁、殴打,在第1起抢劫中积极实施犯罪,威胁、殴打被害何某亮,上述事实有被害人的陈述及同案犯的供述在卷证明,上诉人在该三起共同犯罪起主要作用,系主要作用;在抢劫第10、11、12、13起中,四被害人虽然事后加入了该传销组织,但并不影响上诉人伙同他人对该四实施抢劫犯罪的认定,且该四起抢劫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上诉人郭景涛在第3、4、5起非法拘禁中,上诉人郭景涛分别有对被害人威胁、殴打等行为,其在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经上,上诉人郭景涛及其辩护人的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严孔泽提出其是在董扬扬的安排下被迫实施相关犯罪,主观上并没有犯罪的故意,其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上诉人在所有犯罪活动中均没有起重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的意见。经查,上诉人张小龙、魏君等人伙同上诉人严孔泽以推销商品,购买所谓的天狮产品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费用、购买商品获得加入传销组织资格,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罪,上诉人严孔泽在组织、领导传销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在抢劫共同犯罪第1、2、3、4、5、11、13起事实中积极实施犯罪,在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在抢劫第12起事实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原审定性正确,认定主从犯准确,对上诉人的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邓贵前提出其在所有犯罪过程中均只起了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的意见。经查,上诉人邓贵前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原审已认定该事实并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对上诉人再次以该理由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江琛提出其没有殴打黄某1华,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也没有直接参与逼刘某朋任某锐杜某1飞银行卡密码,也没有去取款的意见。经查,在故意伤黄某1华的共同犯罪中,首先是上诉人江琛将被害黄某1华骗到岳阳,后又黄某1华带入传销窝点,并威黄某1华加入传销组织,虽然其没有直接伤黄某1华,但其黄某1华骗入传销窝点,导黄某1华身体受到伤害,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刘某朋任某锐杜某1飞被抢案中,上诉人江琛在同案犯的安排下,负责看守被害人并威胁被害人、强行拿走被害人的手机,协助同案犯劫取被害人财物,其行为构成抢劫罪。对上诉人的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吕金龙提出只是在传销组织的安排下实施了接人,取款等事项,但并没有对受害人实施威胁、殴打行为,且上诉人也没有分得任何赃款,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理的意见。经查,上诉人吕金龙在其所参与的共同犯罪中均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原审已认定该情节并据此对上诉人减轻处罚,故对上诉人再次请求以该情节对其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潘显东提出其没有参与非法拘宋某杰的意见。经查,被害宋某杰在王友明的安排下被骗入传销窝点,上诉人潘显东等人围住被害人,威胁其加入传销组织,并限制被害人的人身自由,上述事实有被害人的陈述、同案犯的供述证明,故上诉人提出其没有参与的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汪飞提出其没有积极参与被害张某林杜某1飞被抢劫案,没有对被害人实施过威胁、殴打行为,只是参与了看守被害人宋某杰被非法拘禁案中,上诉人只是在被害人到达传销窝点时在场,不到半小时就被带到了别的传销窝点,不应构成非法拘禁罪的意见。经查,上诉人在共同抢劫犯罪中起次要作,系从犯,原审已据此对上诉人减轻处罚。在非法拘宋某杰案中,在被害宋某杰在王友明的安排下被骗入传销窝点后,上诉人等人围住被害人,威胁其加入传销组织,并限制被害人的人身自由,上述事实有被害人的陈述、同案犯的供述证明,上诉人汪飞的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但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系从犯。故对上诉人提出其不构成非法拘禁罪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严详提出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较小,系从犯的意见。经查,原审已认定上诉人严详在其所参与的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并对其减轻处罚,故对上诉人再次以该情节请求对其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惠仕荣提出其根据严孔泽、王友明、郭景涛的意思打电话给宋庆贺,其没有参与对宋庆贺的抢劫,不构成抢劫罪意见。经查,上诉人惠仕荣明知严孔泽、王友明、郭景涛等人骗取他人加入传销组织的目的是为了强行劫取被害人的钱财,但其仍然协助同案犯将被害人骗入传销窝点,导致被害人被抢,其行为构成抢劫罪,但其所起作用较小,系从犯,故对上诉人的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李来龙提出其在所参与的共同犯罪所起作用较小,一审对上诉人量刑过重的意见。经查,上诉人李来龙在其所参与的共同犯罪中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原审已据此对上诉人减轻处罚,量刑适当,故上诉人提出一审量刑过重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安伦锋提出其有参与对被害杜某1飞的抢劫,黄某1华故意伤害案中上诉人只黄某1华见过两次面,并没有伤黄某1华的意见。经查,杜某1飞被抢劫案中,上诉人安伦锋在被害杜某1飞被骗入传销窝点后,参与对其看守,协助同案犯劫取被害人的钱财,该事实有被害人的陈述,同案犯的供述在卷证明,上诉人提出其没有参与抢杜某1飞的上诉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在被害黄某1华故意伤害案中,上诉人安伦锋参与威胁被害人,并对被害人进行殴打,该事实有被害人陈述、辨认笔录及同案犯的供述证明,上诉人提出其没有参与殴黄某1华的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许双龙提出其没有参与被害余某明被抢劫案的意见。经查,被害余某明被骗入传销组织后,上诉人许双龙参与对被害人的看守及威胁被害人,该事实有被害人的陈述、同案犯的供述证明,上诉人该上诉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黄钦英等上诉人均提出,他们都是被骗加入传销组织,到案后认罪态度好,一审对其量刑过重,请求二对其从轻处罚的意见。经查,该案上诉人除张小龙、魏君外,均是被骗加入传销组织,但其在被骗加入传销组织后,不通过正当途径脱离传销组织,而是积极参与实施传销组织的犯罪活动,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审法院根据各上诉人在共同犯罪所起用的大小,到案后的认罪态度,分别对其减轻、从轻处罚,量刑适当。对上诉人黄钦英等上诉人提出一审量刑过重的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以购买所谓的天狮产品为名,要求参加者缴纳费用、购买商品获得加入传销组织资格,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罪;上诉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吕金龙、李来龙、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严祥、许双龙与原审被告人李洋、吴成保、宋庆贺、伍开林为获取传销组织所宣传的非法收益,通过网络聊天等方式,以谈恋爱、介绍工作为名先后何某亮张某林任某锐宋某杰刘某朋余某明、惠仕荣、李来龙温某华等17名被害人骗入传销组织窝点后控制其人身自由,通过对被害人进行传销理念洗脑、体罚以及强行搜取其随身携带的身份证、银行卡、手机、现金等方式,控制被害人人身自由并逼迫被害从某里骗钱汇入银行卡,再安排人将钱取走,其行为构成抢劫罪,其中上诉人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吕金龙、江琛、潘显东、惠仕荣、许双龙与原审被告人李洋系多次抢劫且数额巨大;上诉人严祥、安伦峰、汪飞与原审被告人伍开林抢劫数额巨大,上诉人李来龙与原审被告人宋庆贺、吴成保抢劫数额较大;上诉人张小龙、魏君、董扬扬、杨远宝、王友明、郭景涛、黄钦英、严孔泽、吕金龙、邓贵前、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严祥、许双龙与原审被告人吴成保、李洋为引诱、胁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发展传销组织成员以获取传销组织报酬,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上诉人张小龙、魏君、杨远宝、王友明、邓贵前、吕金龙、李来龙、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严祥、宋庆贺为胁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殴打他人身体致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

上诉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董扬扬、郭景涛、杨远宝、黄钦英、严孔泽、邓贵前、吕金龙、李来龙、江琛、潘显东、安伦锋、惠仕荣、汪飞、严祥、许双龙与原审被告人宋庆贺、吴成保、李洋一人犯数罪,应数罪并罚。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黄某1华造成的经济损失85511.93元,应由上诉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杨远宝、江琛、吕金龙、潘显东、惠仕荣、李来龙、安伦峰、严祥、邓贵前与原审被告人汪飞、宋庆贺共同赔偿,其中40%即34204.78元,由上诉人张小龙、魏君、王友明、杨远宝按份赔偿,即每人承担8551.2元;剩余60%即51307.16元,核减上诉人邓贵前、惠仕荣、汪飞与原审被告人宋庆贺赔偿的24000元,剩余27307.16元由上诉人江琛、吕金龙、潘显东、李来龙、安伦峰、严祥按份共同赔偿,即每人承担4551.2元。上述赔偿责任人互负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原审判决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二、三、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之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人员
审判长黎小忠
审判员黄启宇
代理审判员漆晟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七年六月五日
书记员
书记员杨晓磊
推荐阅读
手机版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