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辩网欢迎您,专注公司犯罪边界辩护与案例治理平台![广州]我是公司我是律师
请登录免费注册充值VIP
罪名分类 
  • 罪名分类
  • 线上讲座
  • 沙龙论坛
  • 公司辩联盟
  • 实战案例
  • 行业资讯
罪名分类
首页> 关于华辩> 媒体报道> 超载货车避交警撞死人——《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28日
超载货车避交警撞死人——《南方都市报》2013年6月28日
发布:2018-01-25
浏览:66
分享:

       “失魂”货车骑上了水乡大道立交上的护栏,而后将刘水平撞死。图为事故发生地。南都记者 何永华 摄

       6月16日晚上8点42分,西部干道俞兰会所十字路口,红灯亮起。湖北天门人吴忠平,驾驶着大货车停靠在往道滘方向的路口,而洪梅交警大队的巡逻警车恰好也停靠在由洪梅通往望牛墩这侧的路口。
       正是这一无意的邂逅,才有了后面的悲剧。直行的绿灯亮了,吴忠平立即启动油门,开始加快车速往前跑,洪梅交警大队的警车随即右转紧随其后,一路跟随。当车行至四五公里外的水乡大道道滘蔡白立交时,货车突然失控,将骑着摩托车的刘水平撞死。
       事后确认货车司机吴忠平不仅超载,而且还酒驾,而死者刘水平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也达到了8 6 .5mg/10 0 mL。然而,包括吴忠平及其家属在笔录中,均称当时他驾车遭到了洪梅交警大队的追赶查车,惊慌之下才导致了车祸发生。但洪梅交警称他们只是路过。

这边厢
无意的邂逅
       湖北天门人吴水平在东莞做了好几年的货运司机,在东莞专门帮工厂运货。今年3月份,他东拼西凑筹集了17万购买了一辆18轮的二手大货车。自从有了自己的货车之后,吴水平就找来有着6年驾龄的弟弟吴忠平,帮自己开车,而自己则专门在外联系业务。
       吴水平说,弟弟开车很老练,从3月份至今都没有发生过事故。至于货车超载,也是大环境所迫。“几乎所有的货车或多或少都会超载,要不就没得钱赚,而且货车司机也仅仅是帮人运运货,超载大多是应客户要求的。你不超载,人家下次就不找你拉货。”
       6月16日晚上8点20分左右,吴忠平以及另外一位司机的货车在洪梅一家工厂装载了满车的圆筒状的原纸,要运往高埗的一家纸厂。“两辆车都有超载,只是我弟弟这辆货车超载得比较多,从外面看得到,而另外一辆货车超载得比较少,从外面难以发现。”
       两辆满载着原纸的货车沿着望沙路一路前行,后又转道西部干道,于当日晚上8点40分左右来到西部干道望牛墩与洪梅两镇的交界处俞兰会所的红绿灯路口。此时,恰好路口直行的交通灯变红,两辆货车并排停靠在路口,等待往道滘方向的信号灯变绿。
       据与吴忠平同行的货车司机说,当时他们注意到在右侧垂直的路口,有辆从洪梅镇中心驶来的交警车也停靠在路口。“当时确实是超载了,担心被查,所以我们等直行的绿灯亮了,我们两辆货车就立即启动快速驶过了路口。”货车司机说,警车随后右转跟了过来。
       同行的货车司机说,跟在他们身后的警车没有拉响警笛,没有开窗喊话,没有鸣车喇叭。“但行驶到我们两辆货车中间时,我看到警车内副驾驶上有名男子用手指了指我的货车,并说着话。”这名货车司机说,由于关着车窗,他没有听清警车内交警说话的内容。
       由于害怕被拦截查车,在行驶了一两百米后,与吴忠平同行的货车司机在一个岔路口,选择了右拐。警车则继续跟着吴忠平的货车往道滘方向行驶。“后面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这名货车司机说,他右拐进入岔路口后,绕道其他的道路,最后将货送到高埗。

声音
       “几乎所有的货车或多或少都会超载,要不就没得钱赚。”
       ——— 涉事司机的哥哥
       “我看到警车内副驾驶上有名男子用手指了指我的货车,并说着话。”
       ———与涉事司机同行的货车司机

那边厢
致命的邂逅
       37岁的刘水平在道滘蔡白一家砖厂工作。6月16日这一天是他的生日。据与他同在砖厂上班的老婆阮宗兰说,当天晚上8点左右,老公骑着摩托车去送来给他过生日的老乡回家。临出发前,阮宗兰如往常一样都会询问何时归来,刘水平说最多半小时就可以回来。
       由于那一天是刘水平的生日,看到有老乡来给他过生日,他还多喝了几杯啤酒。离家前,妻子阮宗兰还格外提醒“你喝了酒,骑车要注意安全”。刘水平“嗯”了一声便与老乡离家了。半小时过去了,等到晚上9点多,迟迟没有见到刘水平回来,阮宗兰心里有些担心。
       阮宗兰从蔡白村走到港口大道上,在路上她听到有人在议论,前面的水乡大道与港口大道交叉的立交桥上发生了车祸,一名骑摩托车的男子被货车撞死了。阮宗兰沿着港口大道往立交桥走了不到一公里,果真发现在立交桥上有许多警车,还有一台侧翻的货车。
       车主吴水平在货车上装了G PS。事后他打印了事发当天晚上货车的行车记录。这份记录上显示,货车在路过与洪梅交警同停的红绿灯路口之后,货车的速度突然从原来的时速三四十公里增加到六七十,最高时速都达到了74公里。“这样的高速持续了五六分钟。”
       吴水平说,他的货车满载货物的话,正常情况下的时速都会保持在四五十公里水平。“如果有交警追的话,司机肯定会猛踩油门,一路往前冲的。”根据吴水平向记者提供的货车行车记录,货车很快就从西部干道转入到部分贯通的水乡大道上,悲剧很快就发生了。
       西部干道以及水乡大道的限速都为60公里/小时,但经历了一番超速行驶之后,货车于当日晚上8点50分左右来到水乡大道转入港口大道的蔡白立交。在立交桥上的一个左拐拐弯处,超速的货车突然失去了控制,右侧车轮贴着护栏内侧行驶,刮出一道道车痕。
       此时,刘水平正好驾着摩托车在前方行驶,往回家的路上赶。失魂的货车直接撞向了他,推着他的摩托车往前滑行了四五十米远。而后货车侧翻在立交桥上。货车上重达几吨的筒状原纸掉下立交桥,不仅将几十米护栏砸坏,还将桥底下的一个路牌砸弯。
       等阮宗兰在老乡的搀扶下来到立交桥上时,她看到丈夫还趴在已经被压得支离玻碎的摩托车上,死状惨不忍睹。货车车主吴水平说,看到货车侧翻之后,跟在后面的洪梅交警大队的民警立即下车报警。“肯定是他们一路追来的,要不他们怎么又会出现在车祸现场?”

声音
“你喝了酒,骑车要注意安全。”
——— 死者妻子
“如果有交警追的话,司机肯定会猛踩油门,一路往前冲的。”
——— 涉事司机的哥哥

聚焦
       洪梅交警当时有无追货车?交警:碰巧跟在货车后面车主:交警的解释难以服众
       据货车车主吴水平说,从弟弟在西部干道俞兰会所路口,遇到洪梅交警大队的警车开始,警车其实是一直在追着货车走的。“我弟弟事发后曾在电话中跟我说过,警车曾经几度要逼停他的车,结果都被他成功躲开了。他还说,当时因为超载加上喝了酒,担心停车会被查到,他便没有停车,而是一直加大车速往道滘方向驶去。其间这辆警车都是跟着的。”
       吴水平说,发生车祸后,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的便是跟着货车身后的洪梅交警大队的警车,报警电话都是洪梅大队的交警打的。“不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吴水平说,从货车遇到洪梅交警大队的警车开始,到车祸现场,有四五公里的路程,且早已跨越了洪梅的辖区。“洪梅交警事后跟我的解释是当时他们的警车恰好路过这里。”吴水平说该解释难以服众。
       对于该质疑,昨日下午,洪梅交警大队的负责人表示,这完全是巧合。据该负责人说,当日晚上8点40分左右,当天值班的三位民警和协管员,驾车巡逻执勤。在路过西部干道俞兰会所的红绿灯口时,恰好看到有辆小车很可疑。“怀疑这辆车是经常停靠在交警大       队门前给违法人员望风的车辆。”该负责人说,当时这辆小车与吴忠平驾驶的货车是停靠在一起等红绿灯的。绿灯放行后,小车与货车一同往道滘方向行驶,警车随即也跟了过去。
       但在跟了几百米后,就跟丢了那台小车。当记者询问该小车的相关信息时,该负责人表示均不清楚。至于跟丢了小车,为何洪梅当晚巡逻执勤的警车还要往道滘辖区内的水乡大道上行驶,洪梅交警大队的负责人说,“因为洪梅也在水乡大道边上,平时要路过那里,当时       执勤的民警就沿着西部干道来到水乡大道,熟悉下道路环境,所以一直就在货车身后。”该负责人说,当晚他们并没有采取拉警报、鸣车喇叭,甚至强行逼停货车的追车手段。“对方是辆满载货物的大货车,我们是辆现代小车,要想追到货车,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该负责人说,第一时间出现在车祸现场,只是因为跟在货车后面,碰巧而已。
       洪梅交警大队的负责人说,并没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交警不能追车。“如果得知对方有超载、酒驾等危害公共安全的驾车行为的话,我们交警也是可以去追赶的。”记者从东莞市交警支队获悉,目前货车司机吴忠平因为酒驾已经被刑拘。就其家属提出的洪梅交警是否在追车的情况,交警支队监察室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律师说法
       广东登润律师事务所张元龙律师说,在该事件中,倘若洪梅交警的警车的确有追货车,洪梅的交警肯定要负相应的责任。司机在接受道滘交警大队做事故笔录时,应该将洪梅交警大队的民警纳入事故责任范畴,由道滘交警大队最终划定事故责任。如果道滘大队未划定洪梅交警的事故责任,吴水平可就此向法院提起洪梅交警侵权的民事责任。

       采写:南都记者 何永华
       摄影:南都记者 陈奕启
最新报道
手机版
客服